12 结束,少年南下

小说:天之争锋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我你他她它 字数:8816

轩辕宇双拳落下,带呼呼的拳风,让警惕的于舟海不禁抬头,就一刹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心里仿佛有根弦,绷紧,再绷紧,瞬间断开。于舟海屏住呼吸,往左边翻滚去。一阵巨响,原来的位置两个拳坑赫然摆那,让于舟海心里一阵庆幸。不待他死里逃生的欣喜消散,冲前来,长枪刺去,让他丝毫无喘气的机会,因为符师发挥自己的能力必须要有一定的发动时间,所以对付符师的最好方法便是紧追猛打,半个机会都给他。

于舟海不得不往后急速退去,拉开距离,以空间换时间,然而宗万念等人是绝对不会给他机会的。

场急促的战斗中,谁都没有想到两个家伙暗中静静观察,要做那只“黄雀”。一棵巨到十人都环抱不过来的顶入云端的树上,蹲,静静,观看三个人围攻一个人。旁边,天霸靠树干上,眯眼睛,其实耳朵一直都注意战斗。

些个小兔崽子,谁都不相信谁,即使再强,集聚一起也只能是一群乌合之众。”狂盯下面的战斗,不屑。天霸眯眼睛,:“谁从一开始不是样?等战争开始,出生入死后,他们自然就知把后背交给谁,”他依旧眯眼睛,接,“我们当初要不是战争中出生入死过,现我们不也会像他们,老是留手,防备对方?”

于舟海退去的同时,宗万念也紧跟,秉持不让他有半点喘息的机会的态度,紧追猛打,逼得于舟海不断往后退去。于舟海面对迅速而突如其来的攻击,也是一阵手忙脚乱后,终于得到机会,拉开距离。

此时的于舟海四五丈外,紧盯面前三个家伙的一举一动,同时,凭空化出两张符篆,攥手里,暗里勾动灵气。,如平一声惊雷炸响,脚下一下猛发力,提枪,刺向于舟海。

宗万念和轩辕宇也都紧随其后,随时准备发动攻击。于舟海不与他们正面硬扛,一直以躲闪为主,往后退去。树上的狂看都觉得心烦,不打架,一直躲躲躲,哎呀!不帮帮他,还真的不好意思。想狂便跳下树,空中落下,同时,手已经握斧,脚树干上一蹬,像颗炮弹往于舟海的位置上飞去。

于舟海感觉有一股急速的风往自己的脑门撞来,又是忍不住往上看去,黑影掠过后,瞬间没意识,出现擂台外,此时的他仍旧一脸懵逼的模样,很明显,还没有缓过神来。

天霸真是脑瓜子疼,不是,等那帮小兔崽子自己打完,再打的吗?自己倒好,一下子就跑出去。不过天霸并没有冒冒失失出去,而是依旧暗中观察,等待最好的时机,一击制敌。

狂手指挑两块令牌,并轻轻晃动,另一只手握上的斧,见三人眼珠子直愣愣自己手中的令牌,蠢蠢欲动,嚣张叫骂:“是我的,”,便把令牌放进自己的衣兜里,接,“想要啊!,来,一起上,赢,就给你们!”

三人相视一秒,同时冲上来谁都想要拿两块令牌。只见宗万念跃上半空,一刀斩来,而则是欺身而上,一枪刺出,同时,轩辕宇越过狂,来到他的身后,只见一拳带呼呼的风声,往狂的背心打来。

狂居然不躲不闪,硬是受轩辕宇一记重拳,踉跄中,用斧头挡住的一枪,同时,往前摔去,摔去的同时,做出翻滚的的动作,斧头拍飞长枪,还闪过宗万年的一刀,爬摸打滚,竟然躲过三人的夹击。

狂抿嘴,嘴角边一抹鲜红极其显眼,眼睛里似乎有一股惊慌失措的神色。他慌张树的方向跑去,脚步凌乱,似乎是怕

轩辕宇,宗万年见他嘴角的血,便毫不思索过去,而犹豫一下,也似乎迫不及待上去,吊两人后面。

狂惊慌跑到树下,一口血吐出来,湿,也染红。他扶树干,扭头,眼睛,看追来的三人,试图迈开步来,往远处逃去,没想到,刚迈开步子,便无力上,巨斧脱落他的手,也倒下,发出巨的声音,远远都能听到,溅起阵阵灰尘。

轩辕宇和宗万年,小心谨慎靠近,紧紧不起的狂,虽然狂好像真重伤,但是临死反扑还是要注意的。两人的后面,观摩,不敢靠前来,认为有诈。

树上的天霸也一直注意里的情况,蓄势待发。

轩辕宇最先靠近,他深呼一口气,用力踢狂几下,见狂如尸体一动不动的,便一把搜出狂衣兜里的所有令牌。而宗万年一见,心扑通乱跳,计上心来,眼睛瞪得的,后屏住呼吸,刀柄被握得紧紧的,悄悄跟前来,想要一刀结果轩辕宇。

然而宗万年后,悄悄跟上来,心里想一定要一击定乾坤,准备给两人来个对穿。

树上的天霸见一幕,不禁嘴角含笑,也准备一击必杀。

轩辕宇拿到令牌后,心里有些欣喜,刚想回过头来,便感觉到一把利刃从背后插进来,眼睛往下一瞥,是刀,艰难扭头一看,是宗万年,

当宗万年一把夺过些令牌时,轩辕宇忽然诡异,让宗万年实是不解,疑惑中,然而电光火石的时间里,一柄长枪从自己的背后捅进来,穿心脏。

宗万年因为剧烈的疼痛,令牌掉落上,头不住往上扬去,模糊中的视野里,一个身影,空中往自己的方向落下来,也笑笑嘻嘻拿起令牌。就一瞬间,一厚重的刀气飞来。顿时失去意识,瞬间出现擂台外,什么情况都不知

至此只剩下天霸和狂两人

狂利索站起来,痛快:“哎呀!你可真懂我的心啊!”

天霸哈哈笑,回答:“哼!并肩作战,出生入死么多年,还不知你的心”

狂一把捡起令牌来,扔到两人的中间,:“休息一下,你出一招,也累吧!待会跟我打起来,吃亏。”

“哼,你挨的那一拳就不重?你不休息,我也得让你休息一会儿。”天霸应答

“好!那就都坐下来,歇息一会儿吧!”罢,天霸,狂便面对面下来。

待到夜色降临,银月也跃上天空,上显得极为安静。朦朦胧胧间两身影,杵那。“我们以前战争的时候老是夜间行动,突袭敌军,恍恍惚惚,就过好多年,也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个干嘛?还要不要打?”天霸没好气

“打!怎么不打!”

“行!”罢,天霸冲前来,刀垂他的手里,突然间一刀从下往上劈来。狂一个闪身,刀刃贴自己的身子划过。紧接狂抡起斧头,一斧往天霸的脑门劈去,丝毫不留情。

天霸挥刀,挡住沉重一击,但被股力量击出几丈外,脚下的泥巴被蹭出来,两长长的印记上,由于月光朦胧,当然也不会有人去注意。狂紧追猛打,不待天霸喘口气,就冲到他的身前,又是用力的一斧劈去。

天霸似乎是毫无还击之力,接连被狂打退,虽表面上是狂占上风,但他自己却是毫发无损。天霸不断用刀挡住狂的攻击,毫无破绽。

“你怎么像个娘们!扭扭捏捏的,反击啊!“狂是一点都不来劲,样打下去,猴年马月,何时才能打完。天霸笑而不语,继续用刀格挡住狂的攻击,只守不攻。

天霸一直往后退,让狂是又气又急。突然,朦胧月光下,一寒光乍现,让狂心头一惊,往后退去,转瞬间,周边树林一片狼藉,树只留下半截木桩子,过一会儿,树干轰然倒塌的声音响起,尘土如汹涌的浪涛袭来。

狂浑身黑色的光,覆盖,抵御住次突然的袭击。狂心里也是一阵冷惊,若是再慢点,不定腰就给斩断,想的同时,背后是阵阵冷汗。

尘埃过后,天霸手提刀,笑吟吟狂,:“你的臭脾气,急性子,和当年还是是那么的一样。要是你和当年一样,没长进的话,那么第一就归我呦!”

狂听话,往上吐几口唾沫,拎斧,骂:“别得意!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同时,他步流星冲前来,挥舞巨斧,从左到右横劈过来,正对天霸的脖子。

天霸却不与他硬碰硬,一退再退,让狂心里恼火。“他妈的!你打不打?躲躲躲!累不累啊!”天霸听话,依旧笑吟吟的,一言不发。狂却是被气急,鼻孔好像一团烟往外冒,心想怎么么怂的人居然是我搭档!

天霸却是知对面家伙的脾气,不磨一磨,不知到战争开始,得捅出多的娄子来!所以不能让他老是样子,耐不住性子。

“来打我啊!”天霸依旧一副欠揍的模样,让狂心里牙痒痒。

狂再也忍不住,抡起斧头便是一顿乱砍乱劈,然而天霸却是左躲右闪,上蹿下跳,楞半点伤都没受,还依旧笑嘻嘻他,站,忽然开口:“小狂,你知你的优势哪吗?”笑嘻嘻的神态忽然间变得严肃起来,眼神充满杀气。

“额!”个问题对狂来是一个从未考虑过的问题,他所遇到过的对手不是比他弱,便是比他强。到目前为止,越阶杀敌也是常有的事,“我不知!"

"所以,你还不够强!”天霸认真,“凭你的天资,越阶杀敌绝非是难事!我跟你你的优势哪?”

“哼!我么多年,横推一切来犯之敌,未逢敌手。”狂又糊涂夸下海口,脸上志得意满的样子。

“骄傲和意是失败和死亡的根源。同阶中,前面还有两个人排你前面呢!”天霸发现狂依旧是那个狂,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变过,一样的逞强,“你力量,爆发力和破坏力够强,但是你缺点也是同样的明显,你还不够快,不够准,想法过于简单。”

狂脸都憋成猪肝色,突然被样赤裸裸出来,自己老脸确实是挂不住,他还是喜欢不顾思考打架,而绝非是处心积虑设局,但并不是自己不会,只是嫌麻烦。对于思考自身的优缺点,他是不喜欢的,还是打打杀杀,冲锋陷阵,比较简单。

天霸见狂憋成猪肝色的老脸,就知家伙脾气还是一样的臭,陌生人不得他,熟人他都样,心想,还是要多几句才好,脾气激一激,才好。

“还记得当年我们参与无天战役吗?”天霸故作一脸的怀念和痛苦的表情,

“无天战役啊!”狂神色缓和,眼里满是回忆的神色,却显得有些落寞。

擂台外的众人急死,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叽叽喳喳叫骂怎么还不开始。对于他们而言,还有更多事情等他们去做,尤其是各已落败的宗门。对于些人来,分析和反思宗门弟子此场擂台上的得失才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狂心情变得极为低落,神情恍惚起来。似乎是痛苦的回忆。天霸一见,嘴角边不小心溢出一丝笑容来,立刻电光火石之间冲前来,斜斜一刀劈来。

狂被刀上泛的月光闪过眼睛,猛然一醒,那把九环刀正斜劈来,脚下一动,一踢斧柄。斧柄被一脚踢去,与九环刀猛然一撞,只听得恍铛一声,强的震荡力从斧柄传到手和身上,震得狂接连后退好几步,斧柄被他撑入里,才让他稳住身子。未待他站稳来,嘴里骂人的话也未出口时,天霸紧跟前来,又是寒光乍现,凶猛的一刀劈来。

狂虽不是手忙脚乱,但也是一阵惊慌,架起斧子抵挡。又是一声如惊雷的激荡之声,强的力量逼迫狂不断往后退去。天霸没有喘一口气,一直都是紧追猛打让狂是极其狼狈。

“吼!”喝一声,强硬反攻,与天霸硬碰硬,一斧对一刀,打得极为激烈,交战过程中,斧与刀每一次的碰撞中溅出量的火星。无论狂如何疯狂攻击,依旧是破不天霸的防御。

天霸忽如一只燕子低飞,或如蜻蜓点水,借狂的力,飞到远处,轻轻落下。步流星,两脚并作一脚,猛然跃起,于半空之中冲向天霸,手擎巨斧,要把天霸劈开。天霸一改之前躲闪姿态,也向狂冲去,跃起,手握刀,横胸前,蓄势待发。

蒙蒙的月色中,婆娑而又张牙舞爪的树影下,昏暗的空间里,两寒光乍现,两身影一闪而过,一声惊响极其短暂,寂静的夜里惊醒林子。余音过后,两身影背对,隔好几丈远。

诡异的安静像空气充斥两人的空间,突然,两人同时转身,手中的武器脱手而出,化作两光,只听得密集的声音响起,尖利而带金属的清脆感,化作有形的力量,如波涛荡过四周的树木。本就剩下树桩子的树再次遭到无情的摧残。

光秃秃的上,黑漆漆的,好月光下,变得灰蒙蒙的,空旷得只剩下两个人。突然一声音从天上传来一句话“能不能快点打?”

“既然殿主都…”未待天霸把话完,狂抡起斧头,瞬间便到他的面前。天霸眼睛瞥过来,一斧正迎面而来,呼呼的风声已经响起。天霸一刀也劈去。火花激起,激烈的力量碰撞,将两人震开来。

“一招定胜负,如何?”天霸和狂竟异口同声一句话后,相视而笑。

魂影又再次出现狂的背后,变得更加凝实,缓缓融入狂的身体,同样,如狂那般手握一柄巨斧,高魁梧。而狂身上覆盖上漆黑的光,相比月亮皎洁的光,更显得诡异和危险,它还源源不断吸收周围的光,让狂有点暗淡。

另一旁,一柄凝实九环刀魂影出现天霸身旁,缓缓与自己手中握的九环刀融合一起。顿时那刀就显现出不一样的感觉来,一股犹如实质的凌厉之意像波涛汹涌,抑或是闪电云中穿梭。

“我的一招叫开天!”狂认真,而且还想些什么,却被天霸一句话给打断

“瞎哔哔啥!敌人会自己的招是什么吗?”天霸叫骂,“我的招是…霸刀…!”“是”和“霸刀”一字一词被他拖得老长音,好像怕别人不知一样。

“你不也是…!”

“认真点!刀要来!”天霸叫

罢!他双手紧紧刀,就样一挥,顿时天风云变色。月光都无法与之相媲美,黑色的夜幕被一刀掀开来。被掀开的天上繁星点点一闪一闪,而一刀极致的光芒如此的耀眼,犹如森林里的野火烧,烧彻整片森林所显现出来的火光,冲上云霄。

天霸挥刀的那一瞬间,融入魂影的狂也不甘落后,一抡斧,从左上方劈下来,一股恐怖的破坏之意使周围的空间开始破碎,露出背后的黑暗来。

擂台外的长老周劲夫看眼前的一幕,不由点点头,嘴巴不由出声:“嗯!不错!有点精华,要是输,闭关两百年!”

擂台的世界里,两股力量激烈碰撞。一阵足以亮瞎人的强光后,狂出现擂台外的世界,此次擂台乱斗结束!随后,天霸也出现外面。擂台也被武之岚收回去。

“此次擂台乱斗结束,排名如下,”朱恒认真而庄重宣告结果,“刀谷第一,混沌宫第二,丘灵帝国第三,魄孚帝国第四,宏弘帝国第五,符师塔第六,剑宗第七,炼器宗第八,炼丹宗第九,神圣帝国第十,法师塔第十一,崛翰帝国第十二,阵师塔第十三。”待朱恒念完,便有一个长老插嘴:“要是有下次,老夫得亲自上场。太吃亏,太占便宜”柏芝贾吹胡子瞪眼望一眼天霸,又看一眼狂,冷哼一声。

剩下的事就不关王鹤山的事,毕竟自己也不是各宗门的人,看看就好。徐煌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四周是木制墙壁,桌子上一盏灯正亮,把徐煌的影子映墙上,屋里除他,没有别人

屋子的门半掩,让清凉的夜风溜进来,不是很沉闷。黄皮三也醒过来,众人的忽视里夹尾巴悄悄溜走。各宗门也为挑选弟子而忙碌,焦躁,而黄皮三的女儿早已被浮天之洋的家伙给抓走,所以黄皮三对于各宗门而言毫无意义。

王鹤山回到屋子,刚走到门背后,便听见一声警惕的急促的声音。“是谁?”徐煌听见脚步声,就门背后,便警惕做出防御的姿态,目光盯门。

“是我啊!”王鹤山出声话,表明自己的身份。

“鹤山叔?阿叔!”徐煌已经辨认出声音就是王鹤山的声音,语气里有惊喜和意外,他跳下床来走到门背后,认真和王鹤山:“我想走过阿爷走过的路,看遍阿爷看过的风景,你会陪我去吗?”

徐煌眼神中的渴望和纯粹的意愿,王鹤山不愿拒绝,犹豫一会,终于还是答应徐煌,双手握住徐煌的两个肩膀,蹲下来,:“我陪你去!”他不明白徐煌为什么要走徐诛的路,不过并没有过深考虑件事吧。

“我们什么时候走?”听到句话的王鹤山感觉到他很急的样子,便随口应:“过几天来!阿叔现还有点事,没处理好。”徐煌听点点头,表示好,转身回床上继续酩酊睡去

王鹤山见他睡,便离开,去一个方。徐煌依旧一入梦乡,就又出现一个神秘的空间里头。

一个小人依旧那坐,盘腿,他的周围还盘一条黑龙,像座小山,望不见尽头。空间里弥漫雾气,白色中带血红色。空间似乎很朦胧的迷雾中看不见尽头。徐煌再次走向一龙一人,来到他们面前,静静看他们:“你们究竟是谁?”

“是谁?我想个问题对你来,并不重要,而且,将来的某一刻,你终究是会知的,所以现是为时过早。”小人淡淡。一旁的巨龙游动黑色的身躯,鳞甲雾气中若隐若现,两只茅草屋小的眼睛里发出光来,猩红色中透威严。

“你为什么知阿爷的事情?”徐煌对件事情是充满疑惑的,阿爷从来都不会给自己讲有关他自己具体的事情,而是多数一笔带过。“件事情嘛!等七百年后,自然就知!不过我能告诉你的是,你阿爷没死,而且要做一件事。你想不想帮他?”

徐煌毫不犹豫:“想啊!可是也按你的话做呀!”

“那就对,你会成为如你阿爷的强者的!”

黄皮三独自一人,坐空旷的夜幕下的一块石墩子上,茫然天上的黑。想起今天晚上的情景又如当年,无力,无奈,无法反抗,生死只一瞬间,却不掌握自己的手里,如同蝼蚁垂死挣扎。他们的眼神里即使不像当年的黑袍人那样·眼神里满是漠然,对生命的不乎,也是轻蔑的,像看蝼蚁。

那个黑夜里,喉咙被一只手紧紧掐住,整个人都被那只手提离面,无论怎么样挣扎,都是徒劳的,根本就挣脱不开那只手的钳制,即便是长自己身上的肉,黄皮三都能给掰下来,但那只手就是纹丝不动。黄皮三摸自己的喉咙,一时恍惚起来,似乎回到当年。

自己的女儿和婆娘都被那个家伙给抢走。自己的身体也被那个人打伤,一身狩猎的本领几乎尽毁。村里的人也都开始瞧不起自己。粮食,肉都分得少。昔日的缩头缩脑的家伙居然敢打我。反,全反。我的威名不复当年

一阵凉风吹来,似乎把黄皮三吹回现实。还是得找他帮忙才行。

王鹤山去见殿主武之岚,禀明情况。有关于徐煌的事,她已经知得差不多,并交给王鹤山一份图。

他阿爷的踪迹图!”

“你的意思是?”

“陪他去就是,其他的不用管。”听到句话,王鹤山也就都明白,自己的资格还不够,无法知些事,便向殿主告辞,回去。武之岚看远去的王鹤山,想起来还有两个家伙没有宰掉,缓缓拔出自己的剑,双眸中迸发出光来,接一吸,周边的灵气被她吸进体内,缓缓挥起手中的剑来,紧接往下一劈,再往上一削。

漆黑的夜晚,什么动静都没有发生,不过静悄悄两个人,一个是翠玉楼的鲍竹韵,另一个便是发财赌坊的邹茂财。

武之岚耳边忽然传来不男不女的声音,极其诡异,似哭似笑,一时强硬,一时柔软。

“还没死干净吗?那么再来一剑!”罢,武之岚便又是轻轻挥出一剑,耳边之声骤然消散。

下子就清净多!"武之岚收回剑,坐云端上,看漆黑的锁龙山脉和不时传来的奇异叫声。

“那妞居然动手!”剑中小人,是很突然的。那条黑龙不以为然,不出声,迷雾里遨游

“是谁啊?”徐煌不解

“小孩别多事!不该问的就别问!”小人瞥一眼徐煌,“回去睡觉去!”徐煌听完句话后,瞬间周围变成一片黑暗,轰然崩解,自己也一瞬间没知觉。

“砰砰砰!”声音很响,把睡梦中的徐煌吵醒过来,窗口透过来的晨光十分的柔和,不刺眼。徐煌揉揉惺忪的眼睛,听门外拆房子似的敲门声,究竟是谁,清早的,不容人睡觉。离自己真正起床的时间还差些时候。他是极为清楚的,毕竟么多年

徐煌下床,去开门,定睛一看,是一个少年,好像有点熟悉,似乎,自己几年前看过张脸,不过还是不能很确定,便开口问:“请问你是?”

“怎么?几年的时间就把我给忘。”少年开口话,他的牙齿很白。

徐煌一听,恍然悟似的,用手指指少年:“哦!原来你是那个茅草屋里被我打得脑袋全是血的家伙,叫…叫裴武!”

清早,裴武为完成自己父皇交待的任务,算是放低架子,亲自前来,够给面子,没想到眼前的个土包子居然么不会做人,话都不会,真是越想越气。

裴武深呼一口气,笑眯眯徐煌,:“是托你阿爷的面子,不是你的。我父皇邀请你到崛翰帝国一坐,聊一聊你阿爷的故事。他来过我们崛翰帝国。”,裴武把手中的崛翰宾客令,随手丢给徐煌。

徐煌两只手紧紧,稳稳当当接住块令牌,是阿爷的东西。徐煌仔细端详手里的令牌,忽然又听到裴武的话。

“我想再跟你比比!”徐煌抬起头来,只见一只拳头覆盖自己的整个视野。徐煌猛然一歪头,破空的拳风擦耳边呼啸而过。

一脚从下三猛然踢来,裴武丝毫没有留手,用尽全力,却没有使用灵力。徐煌往后跳去,拉开和裴武的距离,紧张眼前的裴武,打就打。电光火石的突然间,裴武灌满灵力的一拳居然到徐煌的面前,而徐煌没有反应过来。拳头带起风,将徐煌后面的墙给掀翻,却丝毫没有伤到徐煌。

裴武有些诧异,不禁问:“你连最基本的运用灵力的方式都没学过?莫非你连凡阶都没有进入?"听到句话,徐煌诚恳点点头,让裴武不禁哭。裴武昂首挺胸

徐煌感到此人莫名其妙,很奇怪,目送裴武远远离去。

下午,裴武等人带挑选好的孩子,准备离开。孟步衫把马车备好,心里有个疑问,一直想的,没有开口问太子。旁边太子正和那些孩子打闹得正开心,些孩子未来都是自己的班底。

“太子殿下,老夫有一事请问。”

啊!”

“交给那少年的令牌是否交到他手上?”

“早交!孟爷爷,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父皇的事,肯定办妥。”裴武笑,”不过我发现那家伙居然是连凡阶都没有跨过去的家伙,枉我差点把他当作毕生之敌,真是好气又好笑!“

“太子殿下切莫自骄自傲,一山还有一山高。”孟步衫一旁提醒

“好,收拾妥当,准备去镇龙城!上马车!孩子们!”甘鬃吆喝。各宗门的人各显神通,将收的弟子及其家人送至镇龙城。

镇龙镇已经成为历史,以前的村庄人烟都没有的,过几年,镇龙镇将会化作郁郁葱葱的森林,阻拦所有人的进入。

空荡荡的,除树,野草,动物,也就剩下徐煌,王鹤山,还有黄皮三狂被他长老抓回去闭关去,两百年后才能出来,然而到那个时候,战争也就开始被他长老抓回去时,一直叫喊,让王鹤山去混沌宫看看他姐,看一眼也行。长老周劲夫临走时也对王鹤山有时间回来看看。

三天后,徐煌手里拿一张图,是王鹤山给的,但是,王鹤山不是他的,是殿主给,并且告诉徐煌殿主是谁。时徐煌才知自己早已和殿主武之岚见过面,就那个雪天里。

“如果有机会再见她,我呀要好好谢谢她。”徐煌发自内心句话来。行囊,干粮,早已准备好。徐煌披上蓑衣,戴上斗笠,腰间系好喝酒用的葫芦和储物袋,单肩背上包裹,把黑铁剑包严密,斜背身上,穿好草鞋,准备南下

王鹤山见他有储物袋不用,觉得十分奇怪,用手指储物袋,问:“徐煌,你怎么,有储物袋,不用?

“阿叔,就不懂吧!样子才有远行的感觉!而且我打不开储物袋,没有灵气。”徐煌摆出一副苦笑的模样来。看徐煌苦笑的模样,王鹤山信誓旦旦:“放心好,我一定会让你踏上修行路的,一定。”

认真句话的鹤山叔,心里踏实多,徐煌点点头。终于是上路,方向是朝南的,所以顺河水往下游一直走去便可。当徐煌要用脚走的时候,王鹤山实是吓跳,因为样一走就要好多年,不过看小子么高兴的模样,还是先别打搅他的兴致好,待中途想个法子捉几头或是买几头代步的妖兽来,即使不行,也要租一头来。

陆,是极为广阔的,绝不是用脚就能走完的,即使有极高的修为的神,妖,人,也得花上好几个时辰。修为浅薄的当然是得花上极长的时间,更别是普通人,所以传送法阵便成为陆上最为便捷的运输方式。不过传送法阵布置和发动都需要极多的灵石和材料,而且传送的出发点和目的得有法阵上的联系才行。

传送法阵优势于快和方便,传送距离远,只要有充足的灵石以及传送条件,但缺点也是极为明显的。并不是任何方都有条件布置传送法阵的,只有军事重和关键方才有。徐煌南下,只有到镇龙城才可以有传送法阵可以使用,到镇龙城之前的距离是没有传送法阵的。

所以还有其他的方式可以选择,比如便携式方向型传送法阵,当然种是极为奢侈的东西,更多的是利用天生擅长奔跑的妖兽,或是刻法阵

的船,马车之类的东西。

天上的太阳已经完全被山挡住,透不过半丝光来,皎洁的月亮已然悬天上。夜幕里,火堆旁,两身影围坐。熊熊燃烧的火光映出两个人的身影,落黑漆漆的树林中。

“那个人跟我们好久几里外。” 王鹤山

“是谁?”徐煌并没有能力能够察觉到几里外的人,便疑惑问。

“应该是镇龙镇的人。” 王鹤山犹豫一会儿,个答案,其实他也并不认识几里外的那个家伙,但是很熟悉。

“别管事吧!也许同路而已。”徐煌。但是让王鹤山担心的是绝不是件事,而是有一股另外的气息,隐忍而凶残,不过不是什么事,毕竟自己的修为摆那,但是为什么另一个家伙会跟上来,看来是不太平一路上。

火烧到天明,徐煌等人走后留下灰烬和灰烟。不久后,一只巨的生物嗅过堆烧尽的木堆,流下长长的口水,牙齿凸露外面,粗,很长,咬穿人的身体不成问题。

只生物过后,黄皮三才悄悄走过,沿原先他们走的路,跟上去,却不敢太过于靠前,怕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