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诸事为真

小说:地狱境界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日月星秋风 字数:3625

选项之后沙鹰枪一直留雷御的手,弈春秋先问道:“枪检查过没有,没有检查看看。”

雷御绑钢管的动作顿了顿,但还是从怀包里掏出手枪交给弈春秋。

弈春秋好像对枪械结构很熟悉,对着枪眼望了望,又捏着枪膛甩枪壳子,“只有颜色纯黑,普通沙鹰结构,版本比较老,但枪是新制装的没有磨损。”

弈春秋接着仔细观察了一下,继续说道:“不瞒曾经接手过少量军队的武器设计,把沙鹰的结构很标准,反之讲,只是一个最基础的枪械模板,可以称之为试作型。种型号的成品枪肯定没有黑市或者任何量产设计方案中出现过,而且枪身材料也不是合金制钢材,而是一种很奇怪的材料。没有见过种东西,枪膛磨的膛线更古怪,螺旋度明显过高了,正常的枪支都不可能划出种膛线。”

雷御一边绑着绳结一边问道:“想说啥直接说。”

弈春秋叹息道:“只是初步推测,现看了枪后更确定了。”

弈春秋继续道:“首先要明白,沙鹰枪是一种大威力大口径子弹武器,说白了是非作战武器,什么叫做非作战武器?是说战场没几个会带个玩意去!又重又不好用。它唯一的特点特殊场合具有普通作战手枪不具有的高度破坏力,一枪威力全部打实了,威力能过顶其他手枪的好几枪!”

“而以高威力、非常规作战武器,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针对性!选项中出现如此具有针对性的武器,那么们将要面对的敌也很可能会与之有关。举个例子吧,常规作战手枪针对的是类,而沙鹰种枪......针对的敌恐怕是非类型了!沙鹰枪的创造本是狞猎皮大型野兽的枪支,对类的综合杀伤力相对于常规作战手枪,其实根本不及格!”

雷御瞥了他了一眼,总之是推测即将面临的敌不是类?

不是废话么,周围空空荡荡除了路灯下的二十几个外,本也没其他了!真要出现敌,猜也猜得到肯定不是

弈春秋道:“以只是信息。后面说的才是关键。根据推测。1.敌会是中机动能力,可能以集群方式出现。2.敌具有相当可观的近距离破坏力,但基本没有或者只有极少量的远程进攻手段。3.敌的防御力应当近似考虑为穿着普通藤甲至皮甲的士兵。”

弈春秋紧接着道:“其实些也不算太重要,最重要的是沙鹰枪选项还代表了另外一个信息。”

“什么信息?”

们怎么离里,或者说们离里的可能性现减少了一条,而且是非常关键的一条!”

弈春秋的脸色严肃,又有几分阴沉:“有没有想过,只要别的队伍都死绝,只剩下们一个队伍,能离里?告诉,现从概率讲,个可能性已经几乎没有了!”

雷御的表情微变,种事情......他当然想过!

弈春秋又问道:“觉得到个鬼地方的二十六个,是从无数海中随机的,还是有意挑选的?”

雷御迟疑了,个问题他说不定,也答不

弈春秋道:“的个看法里,至少不完全是随机的。还真不相信地球么多随机能把给随到!个概率太渺小了!”

雷御点点头,“也觉得不可能。所以算不是完全随机,又有什么含义?”

弈春秋举着纯黑色沙鹰枪,一字一句的回答道:“含义?没有含义,它只是透露了一个信息而已。”

“首先,不管给手里的是种很难使用的沙鹰枪,还是一把更方便的单兵作战手枪,甚至不用枪——也能把场的二十五个里,所有的对有威胁的干掉。”

“然后据此可以进行合理的假设了,假设的到并非无意的随机,而是必然会个地方。那操控一切的幕后黑手为什么要故意把沙鹰枪交给?”

应该记得,之前第一次遇见的时候说过,不管组队不组队,都肯定会拿把沙鹰枪!”

雷御看着弈春秋没有说话。弈春秋知道小纸片的内容前,确实将沙鹰枪的重要性排了第一位。

不过......小屁孩刚刚说自己能干掉所有?雷御笑了笑,可能确实是吧。

弈春秋继续自己反问道:“所以把枪现为什么会到的手?是想让去猎杀其余路灯下的,幕后黑手观看们的自相残杀?看没有个必要,一样的道理,不符合逻辑而且多此一举,可能性太小了!”

雷御马总结出:“所以的意思是说,把枪的作用其实是给们自卫的,而不是用互相残杀的。同理也能推断出,们离的办法很大概率不是消灭其他路灯下的。”

之前弈春秋评价过小纸片的问题,他提到一个看待事情的办法——没有必要的事情不用去考虑,要考虑只考虑有必要的事情。

选项中偏偏存沙鹰枪个选项,推测其背后的信息,只有两个结果——1,没有信息,杞忧天。2,自卫而不是残杀!

弈春秋满面忧愁,“准确的说,枪只是枪,怎么用看。一把普通的枪可能是自卫用的,也可能是杀戮用的,但依照现的情况分析下把沙鹰只剩下自卫的作用。说白了是,们不太可能通过干掉其他路灯的个鬼地方。”

雷御道:“那们现的最大希望,是尽可能活下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后续变化。”

弈春秋终于点了点头。

雷御也叹了口气,气氛明明白白变得沉重起了。

之前猜测的,死到最后一个队伍能离的想法,现可能性确实很小。比残酷更可怕的是绝望,两如今感到了股深入骨髓的绝望感。

似乎,没有离的办法!

时。

远方已经即将落日的余晖下,突然传了清晰的汽引擎声!

的声音!?”

发动机的轰鸣寂静环境中显得尤为刺耳,弈春秋和雷御赶紧转过去头,看向声音的源。

仅仅一瞬间,弈春秋眼红了。

三辆大越野,正并排着从马路岔道打着弯,轰隆隆的向十盏路灯

们找到了停场,!有了!有了!”

了!了!”

最左边一辆大越野的驾驶座伸出一个脑袋,远远的朝众大喊。

“哦噢噢噢噢噢——!!!!”

“有了,能回去了!”

“回家了!回家了!”

所有一瞬间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甚至有五个直接兴奋的冲了出去,往大越野的方向跑去!

“没想到个地方还有子,兄弟,兄弟!带,带一起走!”

二十六雷御边四,再除大越野的四,再加还有两个仍然没有回到路灯下,现路灯下只有十六个普通十六眼见越野笔直,甚至有几个女的都激动得要哭出了。

“有,有啊......”

雷御搭建的简陋庇护屋中,江萩的身影探了出。她正望了望三辆驶的越野,眼神闪过一丝犹豫。

之前太空的太阳虽然异常,但好歹四方光明,现日落西沉,临近黑夜,众心中的压抑和恐惧也越越重,而越野的出现似乎使看到了可以离里的希望。

“说真的是傻!”弈春秋突然转头,骂了江萩一句。

“如果真的坐越野能离里,种环境下,觉得四个会好心一辆还能说万一是个好他妈的一口气仨,要么是想拉垫背的,要么是自己都觉得出不去!”弈春秋狠狠的瞪了江萩一眼。

江萩也狠狠的朝弈春秋瞪了回去,嘴里骂了句小屁孩。其实弈春秋说的她也明白,嘟了嘟嘴,又缩回去继续清点商品了。

家现有越野,比咱们个破棚子强多了!都后悔和们组队了。”江萩的“棚子”里喊道。

弈春秋听得满脸阴沉,真难听,但确实是说的实话。

么一会,那三辆越野已经打着大灯,回了路灯下。三盏越野的远光灯,光明甚至盖过了十盏路灯,将暮色中的半个马路和街道都照亮起

“兄弟,哪里找到的?出去一路看见有其他没得?带们一起走嘛,求求了,快门让去!”

是,快门让们都去,回去了给打款,一万,看一万块怎么样?不,两万!还不够兄弟只管口!让好不好......”

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瞎说啥子,是,做好事......不过大哥真的要钱,也会给!门让嘛!”

一群了三辆大越野旁边,然而三辆越野都没有马门,听着外不断传的‘离’、‘回家’几个字,内的四脸色反倒有些不自然。

“大家安静,大家先安静!”

“越野体积够大,三辆装得下们所有!都不要慌!”

终于有一辆越野打了门,一个突然出手拽住了驾驶员,那动作好像要将驾驶的拉下去,自己坐去一样。可惜短短瞬间又另外两拖住了他,然后一一脚把他踹到了最后面。

“狗东西爬!”

个时候了还想着抢!大家好好一起离不好么!他妈的,们看们干脆把他留里,多一个多用一份油!”

那试图门瞬间抢的是个中年,被踹了肚子,顿时哎呦哎呦的倒了地门的越野驾驶员不爽拉了拉被扯乱的衣服,“大家慢慢,都坐得下!”

“王虎,枣哥,们俩也门嘛!们一起,肯定回得去!”门的驾驶员咬了咬牙,朝另外两辆越野喊道。

另外两辆越野见状终于没再犹豫,纷纷打门。

顿时满脸有了喜色,一个接一个的始往越野里钻。

“大家注意坐的位置,坐紧一点,都坐紧一点!”

“不要把司机大哥挤到了!”

虽然数比较多,但三辆大越野也勉强装得下,很快,场的基本都蜷缩着钻进内了。

“喂,他们要走了!”

远处,雷御与弈春秋两原地看着一切,脚步未动。

江萩和月短短都从庇护棚子里走了出

月短短脸倒看不出多少变化,冰冷冷的表情,只是看见其他都要走了,眼神顿时有些不解。

怎么,难道他们四个不一起跟过去,坐

弈春秋声音沉得像要滴水,“冷静的反义词是慌张。所谓慌张,是恐惧、从众心理、麻木。坐越野究竟能不能离里,他们只是不敢细想而已。”

“雷御,去阻止他们离还不能死。”

雷御马点点头。

能离

什么玩笑......离去到哪里?到死亡老家吗?

个地方连天的太阳都能改变,一辆越野有多大用处,真傻兮兮的。”江萩拉了拉月短短,“短短们进去继续数!”

弈春秋回头看了江萩一眼,冷道:“既然看得么清楚,还带着月短短中断清点出干甚,看风景?好看吗?”

江萩捏了捏拳头,小屁孩怎么么话多啊!们俩也不外面逼逼叨叨了半天?明知道时间不多,怎么没见进帮忙清点!

越野的众此时也注意到了远处还有雷御四没有

倒也不算无情,马喊了起:“喂!那边那四个,们愣着干啥啊!过啊!还有位置!”

不过之前发昏出手,意图抢夺越野的中年,倒是真的被所有抛下了。也不是又把他踹下去,只是当他想往越野里挤的时候,故意没给他挪位置,他根本挤不去罢了。

雷御远远朝越野里的们笑笑以示友好,起身向三辆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