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金光万丈

小说:地狱境界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日月星秋风 字数:3996

想多选一队友,而且选的那性格乖僻的女生,当然才他所说的那样他。至少完全因为这。弈其实觉得,一厌世情绪的,实非常容易被利用,而以他的算计又完全能将这女生掌控手中。

雷御对此作评价,他没弈这么损,体悟到弈的境界。

“我们干嘛多组几?组队机会虽然说数,但也没说上限就三。路灯中最多一盏的,我想上限应该比四要高。”雷御和弈一边向那女生走去,一边继续交谈着。

摇摇头,“最多组四,多了太麻烦。而且我们真的要这里求生,那多一就多一份消耗,却见得能多一份实力。这女生虽然卫衣穿得很大,但体型还算瘦小,只要分出一点点食物就能保证她存活。”

雷御怪异的瞪着弈,“好养活的意思?”

将眼镜调整了一下,反问:“然?话说我眼镜花了。”

雷御摇摇头。

原来选她因为好养活啊......

雷御忽然:“对了,你刚刚看了我给你的那张小纸片,上面留下的信息,里面什么重要的地方?”

点头:“很多。比如这里会死很多。”

雷御一惊:“什么意思?”

“那张卡片的语气很正常。或者说很符合现状。我问你问题,卡片上说留了些东西,让我们去取吗,你先要质疑真假,就当他真的,假设那里留下的那样东西一辆重型坦克,我们拿到手后实力会会膨胀到极点?这种情况下,另外的其他,你觉得还反抗我们的可能性吗?”

雷御笑了笑,“没。”

:“我们可以任意抢夺他们的食物,饮水,甚至任意夺走他们的性命。”

“这就问题所,这和现状的矛盾太大了!既然出现了路灯划分,就应该这种特殊照顾。所以卡片的话只能预示了两种结果:1,卡片陷阱,诱导我们去送死。2,最初其实没路灯划分小组,卡片就留给那唯一一小组的

看着雷御,脸色严肃:“而既然最开始没划分,现了划分,这大概率代表一件事——很快就会死掉很多然也用划分这么多组出来!”

雷御问:“你这话问题,就能只一件普通的小礼物?比如几份食物啥的?也见得就坦克这种东西。”

马上反问:“那你还问我干什么?既然几份食物这种基本会影响现状的东西,我们直接用考虑这件事了,完全可以当这张纸片。”

雷御一愣,旋即理解过来,确实啊。如果既陷阱,也如重武器之类的大杀器,直接当纸片就好了,还何必顾忌?

所顾忌,则必然:1.陷阱!2.极重要的具,甚至掌握他生杀的大杀器!

忽然:“雷御,你最喜欢开哪种类型的坦克?”

雷御随口:“M......爬,老子会开坦克!”

雷御反应过来,抬起一脚就朝弈踹过去,弈好似早所料,一闪身就躲开了。

此时,两已经距离那兜帽女生很近了。

两步先跳到那孤零零站着的女生面前。

等雷御说话,弈直接向兜帽女生:“你好,我很钱,你叫什么?”

顿时之间,那女生和雷御,都露出了一表情,像看二傻子一样看着弈

笑了笑,“我真的很钱啊!”

那女生手从衣兜里伸出来,将大墨镜往下拉了一点点,露出半只灵气的眼睛,然后冷漠的:“滚。”

摸摸头,笑嘻嘻的站到了雷御身边。

掐了一下雷御,悄悄说:“管她信信,也管我演得假假,总之我红脸唱了,你快上去唱白脸!然等她又沉默下去,再想让她说话就难了!”

雷御为难的看着弈,那眼神好像写了字:你这演技?

嬉皮笑脸的,“演技差重要,你懂。”

女生将手揣回兜兜里,轻轻背靠路灯上,一只脚微微弯曲,“你这说话能再大声点吗?”

雷御将弈往背后一拉,满脸尴尬的走近女生,“你好。我叫雷御,想邀请你和我们组队,你意下如何?”

女生微微侧头,回答:“......”

雷御咂咂嘴,“和我们组队还优势的,至少保证你能吃得饱,还住,住应该也行......”

踩了雷御一脚。

“你才真傻子吧!”弈的眼神瞪着雷御。

女生答:“......”而后她便一转身,头靠路灯上,完全正眼看雷御了。

无奈:“小娘皮,我叫弈,从今天开始,你就当也得当,当也得当我们的队友!这里没会考虑你的感受和想法,你没选择的权利!”

女生沉默了一阵,回过头缓缓开口:“你神经病吗?还小娘皮小娘皮的叫我,演土匪电视剧?”

冷笑:“你这种,很自以为过也些好处,就觉得自己比普通看事情看得更清楚。所以我只想告诉你,我没和你开玩笑,我赤裸裸的威胁你!你要听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女生张了张嘴,没说话,又闭上了。雷御发现她身子好像些紧绷。

“谁和你们这些神经病组队,这里也哪里......黑死了!我回家去了。再见。”

女生忽然从靠着的路灯上站起来,透过墨镜雷御也能感觉到她冷冰冰的看了自己一眼,而后便转身往路灯外的黑暗世界走去了。

“喂......”雷御刚想追,弈拉住了他。

脸色怎么好看,冷冷的:“根据纸片的提示和你的箱子,黑暗之中没危险。这中重度厌世,但还至于会自己马上寻死。”

“你什么意思?要和她组队?”雷御问

“我的意思就说,她这种轻度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过并针对的,而针对社会这大环境的。说穿了就一种特殊的抖m,你越虐待她,她越会尝试理解你,并努力听你的话,直到抵达自我的承受极限,然后彻底崩坏,步入死亡!”

冷漠的看着雷御:“我很喜欢利用谁的弱点,特别为了达成自己的目地而让旁近一步踏入深渊。总之她马上就会自己回来的,你替我安慰她吧。毕竟会说话,逼得我迫得已这样做。”

雷御皱了皱眉头。安慰啊,他还真怎么会安慰

如弈所言,大约五分钟时间,那女生深入黑暗之后,她便摸索着又自己走了回来。而且没去其他地方,而步伐略带迟疑的走向了雷御两

“我,我叫月。”女生回到两身边,快速的说出名字,而后拉下兜帽遮住脸蛋,靠了路灯上。

女生明显愿意再说话了。

但弈望了雷御一眼,故意追问:“你要回家?怎么又走回来了,你家这?”

女生别扭的蹭了蹭路灯,似乎很情愿,但她却起身走到了雷御的身边,“你好,我叫月。你能告诉我这里地方吗?外面......太黑了!我找到路。”

雷御思索了一下,答:“恐怕我们暂时走出去,你别担心,跟着我吧,我尽量包吃包住!”

女生低着头,轻轻摘下了墨镜放进兜里,太自然的:“那还,真谢谢你了。过我一定会听你的话,你让我做什么,我大概都会拒绝。要逼我,我喜欢谁逼我!”

雷御看着她,摘下了大墨镜,两双眸子水灵盎然,竟极为的舒适漂亮,过也如弈所说,她的眼神中藏住的一股冷漠气质,好像对什么都意。

雷御笑了笑,想到了一

“没会逼你的。我们找你组队只想多队友。”

女生点点头,着痕迹的站雷御身边,意避开了旁边的弈

雷御:“我们先回我的路灯下面去,箱子旁边没行。”

虽然解,但女生依旧跟着雷御挪了步,弈用说,看见月雷御身边时,直接就掉头,先一步往装满食物商品的大塑料箱子冲回去了。

待得三回到路灯下,弈和雷御一屁股坐塑料箱上,月则轻轻靠路灯旁。

合计了一下时间,“好,半小时的时间快过了,我们马上商量决定选项的事情!”

解,“什么选项?”

雷御代为答:“就刚刚电话中提到的五选项,我们三共能选三次,而要组队,就必须要浪费一选择,选组队名额。”

点点头,“哦,电话吗?我刚刚没接。”

的脸色马上变了变:“你没接?你也听见电话声了?”

拧着眉头,太想回答弈,弈:“算了,现重要,反正马上选完就能知一切了。”

:“我会选组队机会,雷御你选那把沙鹰,月,你选打火机!本来我想再找队友,选‘初始路灯安全区域下获得三株坚固大树’这古怪的选项,但时间上来及了。”

补充:“这得怪你,偏要黑暗中浪费五分钟,随口问你一句,看见什么东西?”

偏开眼睛,沉默说话。

想和你这小屁孩说话,准备选择吧。”雷御一旁

看了雷御一会,张张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喂,你叫雷御吧?”

雷御看着她。

少女垂下眸子,低声:“这真烦。对了,我刚刚忘了说了,也可能我看错了。我走到那边那条巷子的时候,听见黑暗里什么声音。我过去看了一眼,好像......影!它跑掉了。”

雷御和弈都瞪大眼睛看着月

也只随口一问,敢情她还真的看见东西了?

黑暗中的影?

跑掉了?

匆忙问:“速度,你描述一下那影的速度!”

耐烦的回答:“快!”

“具体多快,你说清楚!”

皱起眉头,转过了头。雷御无奈:“,你说说,到底多快?”

......”月眸子张了一下,过很快恢复了平静。

“其实也没多快,就正常跑步冲刺的速度吧。跑掉的方向那边。”

指了一方向。

马上往那边看了一眼,满脸阴沉得像吃了死苍蝇,“1,你看错了。2,那玩意肯定!”

“没类的视力可以这种黑暗下也保持跑步冲刺的移动速度!雷御,你第一醒过来的,等下时间你给我详细描述一遍你醒来后的一切经过,记住,什么事情管重要重要都尽量想起来告诉我!”

雷御点头:“好。”

的情况就些复杂,黑暗中突然冒了未知的影出来!

吸一口气,“要耽搁了,现开始选择,怎么选?呼叫系统?喊神?还谁?听好了,我现确定!我要选择组队机会!组队员:弈、雷御、月!”

随着弈的一声低呵。

骇然的感到,一股难言的低沉声音,仿佛从天而降般,压迫进了耳朵里!

,准确的说一种声音,而一种意志!这意志如回音一般述讼:“要耽搁了,现开始选择,......组队员:弈、雷御、月!”

被这股压迫声音所震慑,脚下一软,直接跌坐了下去。

然而少女马上就露出了惊悚的表情,她双手抚摸着,自己竟然没地上,而了一纸箱上!

“呀!”

像受惊的兔子般跳站起来,惊惧的看着纸箱!

“我的纸箱也被挪过来了!”弈最先回过神来,他立即明白,随着这压迫声音的降临,自己和月路灯下的纸箱已经被挪到了雷御的路灯下!也就说,他们三组队成功了!

“看来我们真的撞鬼了,他妈的!”弈怒骂,而后他看了雷御一眼,毫迟疑的向月,“月,你赶紧回你的路灯下面,把大塑料箱子搬过来!”

纸箱挪过来了,但塑料箱还原地!

塑料箱雷御搬来的!

正心神宁,哪听得住弈的话,雷御匆忙起身,赶紧代替她去收回塑料箱。

雷御和弈分头拖着塑料箱回来时。

雷御从怀里摸出了一把通体漆黑的枪械,他也完成了自己的选项,一柄完全漆黑的沙 漠之鹰!

“运气错,九颗子弹。”雷御

将塑料箱围起来,分别坐箱子上。月双手捏成拳头,左右撑着箱子,本来就白皙的指头被捏得几乎苍白。

少女颇为小心翼翼的看了弈一眼,最终还拉了拉雷御衣角,“请问,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赶紧选打火机,就像我刚刚那样,嘴里说出来。”

应该被纸箱的瞬间移动吓到了,少见的没拖拉,咬咬牙,轻轻念叨:“我选择打火机,我要打火机!”

瞬间,月的手心一重,半巴掌大的漆黑打火机凭空出现。

也正巧这时候,三感到周围黑暗死寂的世界好像了什么说清的变化,似乎某种深处的恐怖时间退却了,挪开了它凝视众的瞳孔。

没来由的,心中一松。

冥冥感,齐齐往一方向看去——

灿烂的金色曙光,照破黑暗!

太阳,升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