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根据概率,你一定要选组队的机会

小说:地狱境界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日月星秋风 字数:4043

“说得对,大家冷静,现在最重要是冷静!”中年人缓缓说道。样子看起来有些坚毅,身上穿着套笔挺西装,左胸上别着枚绣胸针,似乎到这地方之前,正在参加什么活动或者席宴。

“大家好,我先介绍下我自己,本人是小团圆建材公司副总经理,姓赵,之前正在参加公司内部聚会,可能是绑匪在酒里给我下药,我确实睡着,然后把我绑到地方。”中年男人道,“我大家先冷静下,绑匪绑架我无非是为钱,只要不反抗,般不会害我性命!”

中年男人话音落下,众人纷纷用异样眼光看着

“小团圆建材,是那电视上天天打广告?”

是副总?”

“只是经理,不过也是大有钱人啊!绑匪要绑绑,为啥把我也绑来!”

中年男人拍拍手,吸引众人目光,“大家安静,我,都是安全回家!本人看法,我应该先......”

“先讨论下电话录音里选项,准确安排谁选什么,好好配合,然后再互相沟通身份、职业!”声音突然插进来。

刚刚年打断中年男人话。

中年男人眉头皱下。

“听着,我大家时间只有......”

“喂!这位小兄弟,你还太年轻,绑架这种事情我比你懂该怎么办最好,你乖乖跟着我,小心不要时冲动,惹怒绑匪!到时候大家都容易出事!”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道。

年语塞,“我怎么惹怒......”

“哎,对头对头,你小娃娃,不要乱开腔!嘿,赵总你继续说!”

中年男人又拍拍手,说道:“小孩在旁边不要乱讲,我大家先各自说下大家社会身份,应该可以从中找到些有价值线索!”

说完中年人身,背对着年,根本不再搭理

脸色冷漠下来,看中年男人,有不人随即向中年人围过去。

“有意思。”年低声自语,“算,我又不是爹妈。”

还有部分人站在原地不动,这部分人心里对这小团圆建材副总有些不满和记恨。

绑匪要绑也肯定是绑有钱人,我这堆人头,我看最有钱!”

“怕不是是这孙子连累!”

“离远点!到时候绑匪要干啥,第开刀肯定!”

年想将目光转向,然而这部分人依旧有意避开年。

如今情况人人自危,人心冷漠,不是谁都不愿意听几句话,而是年纪相对较小,谁都不想在这时候多照顾十五六岁小屁孩。万自己与多说几句话,哭爹爹告奶奶缠上自己怎么办!

年显然也意思到点。冷笑声,提着手中红色座机,左右四顾。

终于,发现后面直默然不作声

“这人......之前我好像看走眼啊。”年看着,眼神闪烁下。

紧紧背靠在路灯灯光下,其实也正在等那年。只大脚踩在塑料箱盖上,故意遮住刚刚偷摸囤下大堆食物商品。

“这位大哥,不知道怎么称呼?”

年快步走近,张嘴来,“刚刚多有冒犯,我还以为大哥你是般人,现在越看越不对劲!”

下,心里微微惊。

正要说话,年抢先开口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多不说,咱俩合作吧!”

神色缓和下去,脚踩着大塑料箱子盯着年。

合作?

为啥要与自己合作?

道:“我只想和你说几句话,不想和你合作。”

年笑笑道:“俗话说,群人遇见熊,怎么才能从熊口里逃命?答案很简单,只要比自己同伴跑得快。如果你不和我合作,唉,那很遗憾,不管你是谁,你都肯定会被我甩在后面,到时候是生是死,很难说!”

差点笑出声,这中二年!

道:“你这么厉害,那狗熊追来自己跑不,何必还带上我这累赘?让我丧身熊口吧。”

年冷静摇摇头,“我人最终会跑累。而且最重要是,我这人很有底线,我是大好人。可以话我想尽量多救几人。我先说说我是谁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新声科技公司’?”

“嗯,你应该是听说过,毕竟这些天很出名。在五月前,新声公司开发款最新听力动态辅助器,我是背后真正总设计师。”

年伸出手,微笑着道:“你好,我是弈春秋。”

张嘴,目瞪口呆看着年。

年面露好奇,“咦,看你表情,似乎听说过我?”

眼皮跳跳,好家伙!弈春秋,当然听说过!而且弈春秋这名字其实......

怪不得!之前这年会信誓旦旦说绑匪绑架人是

道:“你叫弈春秋?你是弈春秋?”

年点头。

犹豫下,握住手,“合作愉快。林东路五栋12-3号,穷鬼。”

弈春秋笑道:“没看出来,你还挺会介绍自己。”

两人都笑笑,相互握手,算是达成暂时合作关系

不知不觉间,来到这黑暗世界二十六人已经自发分开成小群体,而坐在自己大塑料箱侧,弈春秋坐在另侧上。两人屁股压着箱盖子,除,在场谁也不知道箱子里装东西。

不耽搁,直接向年问道:“刚刚红色座机电话,真是录音机?”

弈春秋神色古怪摇摇头,将手中红色座机递给

年递来角度很特殊,有意将座机背后展露在眼前。指着座机左下方接线口道:“电话线接口是空,可以透过这里看见座机里面。你自己看看吧,这红色座机,里面电线根本是断!”

弈春秋深吸口气,仿佛在努力平复自己心情。

着实被话吓跳,赶紧透过电话线接口看去,借助头顶路灯照下光芒,发现里面确实已经断成截又电线!这红色座机,纯粹装着断电线空壳子!

“你,你把它拿远点!”惊悚推开红色老旧座机。

年叹口气,把将座机丢到旁边。

“难道真撞鬼?”睁大眼睛。

乖乖,这里不是人间?

弈春秋满脸纠结,迟疑道:“硬要用科学解释,或许,或许我听到电话只是种幻觉。”

狐疑看着,“我读书,幻觉能有这么细致,让二十六人同时听见同段话?”

弈春秋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话,但还是道:“理论上确实可以......而且你搞错,我听见电话可能并不是。”

“什么意思?”

弈春秋继续道:“如果现在空气中有种无色无味强力致幻药物,那么我分辨语言能力已经被药物所麻痹,换句话说,我甚至有可能根本没有真正听见电话,那所谓电话声......只是我集体幻想出来虚假事件!”

“幻觉其实是种没有根据虚假想法,所以这想法很容易被外部影响所改变。集体幻觉相当于我人都产生种容易被改变想法,然后经过互相交谈,某虚假想法成功战胜虚假想法,最终结果是这人用自己想法改变所有人记忆!”

弈春秋唉声:“比如我都中药物,记忆混淆,都产生种好像忘什么事却想不起来感觉,而听见电话声这件事,其实只是我之中某人脑补出来幻想,是用来填补这种遗忘感虚假事件。当不知不觉说服我所有人相信脑补时,我所有人都会以为自己真听见电话声,并且是电话内容。毕竟整件事都是幻想,当然不会有内容上区别!”

皱皱眉头,“你是说,我其实并没有听见电话,所有切都是我药物,幻想出来?”

弈春秋脸色难看点点头,“只有这样能解释为什么这空壳座机能接通电话,而且我听见声音都是。”

揉脑袋,自己真产生幻觉吗?问道:“那你觉得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是幻觉话,那我应该完全无视刚刚那电话,继续想办法赶紧离开这里?”

弈春秋摇摇头,“不,我应该听从刚刚电话。”

“说实话,我说刚刚电话是场集体幻觉,也只是说种可能性。而且这种可能其实......很小!”

弈春秋叹口气:“我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怕告诉你,与其相信这是幻觉,我更相信我直觉,我是普通意义上撞鬼!”

听得心跳,忍不住问道:“这世上真有鬼?你见过活?”

弈春秋眼神透露着种难言怪异感,缓缓道:“如果我科技达到能操控万物地步,我算不算是神?鬼也是道理。”

“如果某种神秘逻辑复杂到无法解释,诡异到完全不符合常识,说它是鬼,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错误。”

咂咂嘴,没听懂!

弈春秋精准而高效道:“总之,我目地是活着离开这里。而经过我推测,目前最好做法是遵守刚刚那通电话。注意,我是说最好做法,而不是最好选择,如果你有什么提议可以马上告诉我,电话中有句提示‘太阳将在刻钟后最后次升起’。我暂时不确定这句话含义,但里面提到刻钟应该是指我安全时间,到现在大约已经过去八分钟,我还有时间做准备!”

脸色严肃几分,“你是说,我现在要进行选择?电话中给选项。”

弈春秋点头道:“根据现有信息,概率上最优解,你或者我其中定要选组队机会,将我两人路灯合并成组,然后剩下选择那把五到十颗子弹沙 漠之鹰!”

闻言顿下。

必须选沙鹰还有组队机会?

弈春秋眼,“你站起来。”

年疑惑,但还是照做,乖乖从塑料箱上站起来。

挪挪屁股,又看看周围,没人注意,“你不着痕迹把塑料箱开点,看看里面。”

弈春秋左右环顾,轻轻将塑料箱子掰开角。借着路灯灯光,瞬间往里瞄眼,而后马上转身,快速翻身坐回来,屁股将塑料箱盖压死。

“我真妈该早点和你组队。”弈春秋低声道。

幽幽道:“我在你没醒来前看过周围,基本上物资比较丰富,但是有样东西死活找不到,那是光源!五选项之中故意有项是打火机,你相信你直觉,我也相信我直觉,我认为打火机比另外几样都更重要!”

弈春秋脸色变变,毫无意外明白过来,“你才是第醒过来?你醒过来多久?到现在有没有到半小时?”

愣,好笑道:“你难不成还在指望你保镖能在半小时内找到你?”

弈春秋却浑身发着抖,句说道:“那我现在,恐怕不在地球上。”

有时候真想给这中二巴掌,咋不在地球上因为保镖没能在半小时内找到!?

弈春秋快速回过神道:“我重新分析情况,现在把五选项对我价值重新排序,第位依旧是组队机会,第二是打火机,第三是‘获得三株坚固大树’,然后是‘获得简陋庇护所’,最后才是那把‘五到十颗子弹沙鹰’!”

弈春秋抓着袖子问道:“你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告诉我?赶紧说!你情报很重要!”

想,从衣服兜里将最开始捡到小纸片掏出来。

“这是......”弈春秋问道。

“可能是‘鬼’留。”

现在也不说绑匪留

很快,弈春秋接过纸片,将上面话读遍。而后刷刷刷两下,直接把纸片撕粉碎。

发现读完纸片,脸色明显比之前更难看

弈春秋道:“看来我还要再拉两人,或者至再拉起组队。”

奇怪道:“为什么?”

弈春秋叹息道:“因为我还是想拿到那把沙鹰。根据我推测,沙鹰虽然价值不大,但......你说在场其人会有多选这把沙鹰?恐怕绝大多数都会选吧!到时候手里有,而我没有,这很危险!”

点头。

其实也觉得沙鹰很重要。只是两人现在组队后,组队合并路灯机会是必选,而打火机也是必选没有多余选项拿到沙鹰

弈春秋目光在剩下二十四人中扫荡,很快,抬起手指指,“,我新队友。”

顺着指向看去,很容易看见是谁。

在那孤零零角落里,浑身黑衣黑裤,戴着大兜帽女,正静悄悄背靠着路灯。

道:“看起来柔柔弱弱,为什么选她?”

弈春秋眼神微冷,道:“我说过我看人很准,这人有严重厌世情绪,或许精神问题,我最看不得谁莫名其妙毫无价值寻死,毕竟我其实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