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遇

小说:千舞颂之难逃天缘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我爱动漫 字数:7998

,今杨云回来。”肖怜捧班里的作业本放到讲台上后回到座位对说。

杨云吗?记忆匣子又打开

“姑姑,~”十岁的杨云穿华丽的公主裙蹦蹦跳跳叶家大门。

来啦,的小云儿!”杨淑琴微笑抱起杨云。

“姑姑,那个,梵哥哥有没有来啊?”杨云羞涩问。

梵?没有啊?”杨淑琴疑惑杨云,“怎么,这么想看看未来的表妹夫啊?”

“才不是呢。”杨云有点失望。

“妈妈,回来。”十岁的叶舞雨穿简朴的族服走进家门后眉头皱,“杨云姐姐来啦。”

“恩啊,”杨淑琴回头看舞雨衣眼后不解问,“怎么,雨儿,怎么脸色那么难看?身体不舒服吗?”

“没什么,去找姐姐。”舞雨看也不看杨云眼径直走进内厅。

全家只有她跟姐姐知道杨云的真正面目--虚伪,自私,狠毒!小小年纪看似真,实则却是心机重重。可是她跟姐姐都没有告诉妈妈他们,因为她们知道他们不会相信,谁会相信个小孩子会有那么深的心机呢?

而舞雨也知道杨云喜欢梵--她的未婚夫。

现在她如愿以偿冷笑。

怎么?”肖怜看发呆许久后又突然笑起来的舞雨奇怪问。

“啊?没什么,”舞雨从记忆中回过神,“刚刚说什么?杨云怎么?”

“她回来,全校的老师和舞蹈科的所有同学都在大门口迎接她呢,真是的,回来就回来,还摆这么大的架子。”肖怜抱怨道。

“小怜,回来!”婉馨提大袋的零食气冲冲走进教室。

她那脸愤怒的表情,肖怜和同时问:“怎么?”

“还能怎么,”婉馨没好气说,“那个杨云回来呗!”

“额,她回来至于这么生气吗?”依旧不解。

,这就不知道啦,们学校大部分女生都很讨厌他,”肖怜解释说,“尤其是婉馨,简直讨厌她到极点!”

“是吗?”转头问婉馨。

“恩。”婉馨很肯定点头。

“那梵什么时候回来?”问完后愣下,自己怎么会想起来问他的事情?

梵啊,三后啊,估计杨云就是因为他的关系才回来的吧!”肖怜说完就转过身写作业去

梵好帅的说,而且很冷酷,们全校女生都为他痴迷呢!”婉馨副花痴样。

无奈摇摇头。

不过转想,他也的确有这样的魅力,小时候的他就那么绝美,长大后是多么的风华绝代也可想而知

回来。”将鞋子放好便走进客厅。

没有人回应她。

夏婆婆不在家?

边脱外套边走进夏婆婆的卧室,房间里没有人。

“真的不在啊,那在夏婆婆回来之前做好晚饭吧!”自言自语道。

说完就穿上围裙走进厨房。

说起来,的手艺真的很好,她煮什么都好吃。

个小时候。

“大功告成。”小心翼翼将菜端上桌子。

“咚咚”阵敲门声传来,紧接传来夏婆婆的声音,“回来忘记带钥匙能开下门吗?”

“恩,就来。”赶忙脱下围裙跑到门口。

“哗啦”门开后。

三个人出现在面前,并且表情很不致。

邱亚伦和夏婆婆微笑,个陌生的男孩在看到后露出惊愕的表情。

“茈辉,这就是奶奶的同居人,叶。”邱亚伦拍拍男孩的肩膀,脸诡异。

“快进来吧,去准备拖鞋。”也恨惊讶,门口那个高达的男孩长得真的很好看:剑眉,薄唇,澈的好似泉水般的大杨静,黑中带红的碎发调皮散落在前额,高挑的身材。。。。

赶紧将备用的拖鞋拿给他们后走进厨房又拿两副碗筷。

”哇,好香啊!“邱亚伦跟香味走进内厅,然后看见桌子的饭菜后大叫起来,“好丰盛的晚餐的,是做的吗?”

“只是些家常菜。”将碗筷放好后微笑说,然后她无意间看见邱茈辉站在桌旁正全神贯注都看她。

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来来来,茈辉过来坐下,咱来尝尝小的手艺。”邱亚伦不由分说茈辉坐下。

嘴角抽抽。

“来,也坐啊。”夏婆婆将按坐在椅子上后也坐下来。

“哇,真好吃啊,妈妈,真幸福哎,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菜。”邱亚伦尝完块鱼后不仅赞叹。

邱茈辉也夹起块尝起来,然后满脸的不可置信。

“真的很好吃。”许久后吐出句话。

“哎呀,能被们家最挑嘴的茈辉谁出这样的话,可真不简单。”邱亚伦惊讶说。

“谢谢。”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又看眼邱茈辉,立马愣住

邱茈辉的表情很奇怪,眼睛里既有怀疑也有惊喜。

他在怀疑什么?

这个疑问吃完这顿饭。

晚饭后,邱茈辉和夏婆婆说要出去买东西,于是留下和邱茈辉两个人在家。

收拾完桌子就进厨房洗碗。

会儿,邱茈辉也走进厨房。

紧张邱茈辉,问道:“进来做什么?”

“扑哧”邱茈辉看到那紧张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笑出来。

“笑什么笑!”没好气说。

“对不起。”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邱茈辉连忙道歉。

不理他,继续洗碗。

厨房里立刻安静下来,只听见水脆的声音。

大概十分钟。

“那个。。。。”邱茈辉打破的沉默。

“恩?”奇怪转头看他。

会不会跳舞?”邱茈辉目光炯炯她。

“砰!”手里的盘子掉在上,发出很大很脆的声响,但这声音却没有此刻心里的震撼大。

他认识?不可能啊,从没见过他啊!,然后她看到邱茈辉眼神中有丝兴奋,不行,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从不喜欢跳舞!”肯定回答。

“咦?”邱茈辉像是料到她会否认,“那为什么的反应那么大,连盘子都掉。”

听,低头看见盘子的碎片散

“那时手滑。”赶紧蹲下什么掩饰她此刻的慌乱,“收拾下。”

急忙拾起碎片。

“啊!”块碎片划破她的手指,鲜红色的血液滴落在洁白的面上。

邱茈辉见状赶忙蹲下身,焦急说,“让看看!”

说完就把她的手抓到自己的面前,邱茈辉略带责备说:“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还不是害的!在心里指责。

然后她想挣脱邱茈辉的手。

“别动!”邱茈辉抓的更紧,“来帮。”

说完他的嘴就含住那根受伤的手指。

的脸立刻红的像成熟苹果样。她抬起头向对他说不用,她自己可以处理。

可是当她抬起头,她的眼睛正好对上邱茈辉那炽热的眼神。

她呆住

就这样,他们对视足足有几分钟的时间。

,很像个人!”

这是邱茈辉松开口后说的第句话。。。。。。。

第二两只黑眼圈走进教室,全班都惊讶她,尴尬在众人灼热的眼神中坐下来。

都怪那个邱茈辉,昨说的那句话害她整夜都没睡,她就觉得奇怪,她回忆个晚上都记不起自己究竟跟邱茈辉又什么交集!恨恨想。

这时,班主任进来

“各位同学,想必大家都知道吧,梵同学要从日本回来!”王老师笑宣布,“所以学校决定由们普通科的学生起去校门口迎接。”

“YEAH~~~~~!”全班女生兴奋滴大叫,而男生则是脸无奈。

的心却不由

六年,他,是否还是当年那个在荷塘前静静看书的男孩,是否还记得曾经有个女孩问他的那句:“梵?”

下课后,正打算趴下来补觉,谁知。。。

“叶,外面有人找!”宁枫朝大喊,“是邱茈辉大帅哥哦!”

听邱茈辉来找她,立刻无精打采站起来。

“哎~~~~~~~~是邱茈辉哎!认识他?”婉馨激动问。

“额,认识他吗?”反问

不知道吗?他在学校里也恨有名哦,他家的背景仅次于梵哦。”婉馨解释说。

“叶,快点。”宁枫催促道。

“来。”赶紧奔出去。

走出教室,眼前的景象吓跳,教室门口挤满女生,而女生中间站的人正是邱茈辉。

“嗨。”邱茈辉穿舞服微笑对她打招呼。

来做什么?”冷冷问。

“来看呀。”邱茈辉依旧笑,丝毫不在意她冷漠的态度,“借步说话。”

知道他肯定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既然躲不过,那就正面迎战吧。

校园后花园里,两人沉默对立

讲个小时候的故事吧。”邱茈辉抬头望空,“那是个炎热的夏季,那八岁的次被父亲带去叶家参加个宴会。”

宴会?他八岁的时候?那么那年六岁边听他讲边回忆。

“那,叶家来好多大人和小孩,就是在那认识梵的。”说道这邱茈辉转头看,“认识梵吗?”

“听婉馨她们提过。”谨慎回答。

“是吗?”邱茈辉笑笑,接说,“当时父母让坐在沙发上等他们,他们去跟朋友们打招呼。。安静坐在沙发上,等他们走后才注意到沙发上还坐秀的小男孩。他正专注手里的书。好奇过去,想看看到死是什么书让他那么迷。可是那书上的文字已个都看不懂。于是就问他在看什么书,他回答说法文书。当时根本不知道法文是什么。现在想起来还真佩服他,那么小酒读那么深奥的书。然后介绍番后便询问他的名字,他说他叫梵。于是们便交谈起来。虽然那时们年龄很小,但是谈的话题却很多。那年,他也是八岁。记得当时他告诉说他有个未婚妻,当然不是现在的杨云,他说他的未婚妻叫叶舞雨!他说他并没有见过她长什么样,但是他不喜欢这样由父母决定的婚事,因为他想找个他真心喜欢的人在起。很好笑是不是,当时的们竟然还谈起恋爱这个话题。后来被父母接走。之后,见到个美丽的小女孩,记不得是怎么见到她的,只知道当时痴痴她问道‘是谁?’然后她轻轻眼说‘叫叶舞雨’,之后再次见到她时,她已经在众人的目光下跳起‘星云醉月’--叶家的传统舞之!那时的她用她那小小的身躯,精湛的舞艺征服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梵。。。。。。”

听到这里身体颤。她记得在她六岁生日那,有个漂亮的小男孩呆呆她并询问她的姓名,没想到当时的那个小男孩竟然是现在的邱茈辉!

“之后才知道那是她六岁的生日,不过巧的是,在她生日的后就是的生日,同样,的父母为个宴会,当时很期待她能来,可是她父亲对她很严格,那,只有她的母亲跟姐姐来参加。很失望。后来经常去梵家玩,有次,们谈到她,梵当时不知道那跳舞的女孩就是他的未婚妻,当告诉他时,他惊讶极,然后眼神里满是欢喜,知道他喜欢上她知道没机会,毕竟将来娶她的是梵而不是。之后父母因为生意的事将带到美国。在美国的那些日子时不时的还会想起那个小小的身影。五年后回国兴奋询问梵关于她的消息,可是梵却冷冷说,她失踪。。。。“

低下头沉默,她被邱茈辉感动,但是她现在还不愿意暴露身份。

许久后,她叹口气说:“告诉这些做什么,不是‘她’”

“对啊,为什么要告诉这些呢,”邱茈辉幽幽说,“还记得昨晚上说的那句话吗?”

“记得。”小声答。

,真的很像她!”邱茈辉深深她。

阵风吹来,飘落的花瓣夹杂叶在空中飞舞,迷失她和他的视线。

保持冷静对上他的眼睛。

,叫叶!不是,叶舞雨!”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而邱茈辉没有挽留,只是站在原呆呆她的背影,喃喃自语。

“真的吗?”

下起雨。

的心情也正如此刻的气般低沉迷惘。她坐在教室里心神不宁。

她的心全乱

没想到邱茈辉竟然认得出她,这让她很是意外,毕竟六年的时间可以让个小孩子发生很大的变化,这样漫长的岁月同时也能让人遗忘些东西,可是为什么他记得?是他太执吗?

那么梵呢?按照邱茈辉的说法,他对自己也是有点感情的,那他现在会认出她吗?

如果认出,那不就。。。。。。。。。。。。。。。

真不该回来的!懊恼

怎么办呢?窗外的雨,毫无头绪。

突然,楼下花台边的个身影吸引她。

那人穿黑色的休闲服,有头乌黑齐肩的碎发,他的头直低,全身上下都被雨水淋湿

是被罚站的吗?可是不可能啊,下这么大的雨,哪个老师会这样对待学生呢?

那人的头突然动下,他的头开始往上抬。

这时,“啪”道闪电在灰蒙蒙的闪而过。

而在那瞬间,闪电的光芒将那人的面容呈现的澈明亮!

那是个宛如莲花般妖媚的男生!

舞雨怔住。

梵?

那男生似乎注意到,两人的视线相重叠在起。他的双眸冷若寒冰!

他不再是夏日荷塘上那雅绝伦的莲花!他已经变成雪山上的那种纯白而又孤傲的雪莲,透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心慌意乱开目光。他的那双眼睛太过锐利,仿佛可以洞察她内心的切!

再次看向楼下时,花台边已经没有他的身影。

放学后,伞慢慢在雨中行走。

刚才那人真的是梵吗?可是梵不是明才回来的吗?

只顾想事情没完全没有注意到拐弯处正有个人跑过来。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说也猜的到。

“啊!”

“啊!”

两声大叫,两个人同时跌倒在,身上都被泥水弄脏

的伞业被冲撞甩出好远。

“好疼!”艰难爬起来揉手呻吟。

那人也站起来,他是个跟般大的男生。

那人走向掉落在的雨伞并拾起它,随后将它递到的面前。

而此刻早已经被淋成落汤鸡。那男生也不例外。

对方跟自己的这副狼狈样,忍不住笑起来。

“呵呵呵呵。。。”笑的很没形象。

那男生拨开前额湿答答的遮住他眼睛的刘海,使那双如星星般明亮的眼睛露出来,并且那双眼睛此刻正奇怪

对方的模样时,不禁赞叹:好漂亮的男孩子!

“小姐,没事吧?”那男生有些担心问。

他是问身体方面还是精神方面呢?疑惑,毕竟刚才的自己很像神经病嘛!

“没事。”伸手接过伞。

“那就放心。”男生松口气后准备离开。

“等等,”突然叫住他,“下这么大的雨,的伞借吧。”

“那呢?”男生反问,同时他也有些不解,他跟她不认识啊,为什么要借伞给他呢?

家就再这附近,所以打不打伞无所谓的。”走到他面前将伞塞到他手里。她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想要借伞给他。

“那怎么还?”男生有些感动。

在舞灵高中普通科高(2)班,叫叶。”知道男生肯定要坚持还伞,索性告诉他自己的学校班级及姓名。

说完后,便头也不回跑开

音,也在舞灵高中,不过是舞蹈科,而且是今才从国外回来的。”那男生朝奔跑的身影大声喊道。

音?不会跟梵有什么关系吧?没这么巧吧?边跑边想。

其实的家离学校还是很远的,她又次撒谎。

晚上,发起高烧,夏婆婆整夜照顾她,次日,因为高烧没退,夏婆婆给学校打电话并请假。

在夏婆婆帮请假的同时,学校里热闹非凡。

因为,梵归来!

后,回到学校。

知不知道那梵有多帅!”肖怜两眼直冒红心。

“对啊对啊,他那穿白色休闲服,碎发随风飘扬,虽然表情还是很冷,但是他真的真的真的。。。。。。。太帅!”婉馨激动讲述。

“是吗?”毫无反应,她呆呆窗外的蓝,心情很复杂。

没看到他是该遗憾,还是该庆幸呢?

看到又发呆,肖怜与婉馨相互看眼后同时无奈下。

她们知道肯定有心事,而且是不能触碰的痛处,于是她们也就只能装做没发觉,她们在等,等向她们敞开心扉的那

“对,三前有个叫音的帅哥。。。。”肖怜突然想到什么,话刚说半便被婉馨打断

“是梵的弟弟啦!”

音?哦,是那个男孩啊!唉~他果然跟梵有关系啊!口气,无奈想。

“别打算的话啦,”肖怜“狠狠”婉馨眼,然后继续对说,“他是来找的。”

?找干嘛?”纳闷道。

“他说要将什么东西还给。”婉馨接说。

,伞!他还真来还,呵呵。突然对这个叫音的男孩有丝好感。

。。。。。。。。。。。。。。。。。。。。

舞蹈科。

练舞房。

“好,现在大家休息半小时,解散!”教练宣布。

音不顾队伍还没完全散开便冲向休息室。

邱茈辉,梵以及杨云看到后都觉得有些奇怪,平时最稳重最慢性子的音今怎么这么匆忙?

当他们到达休息室时,音手中拿把伞准备出来。

“音,要到哪里去?”梵疑惑音手中的伞,温和问道。

“哥,去还东西。”音微笑回答。

“还这把雨伞?”邱茈辉用手指音手中的伞。

音点头。

“什么时候借的啊?”杨云媚笑问。

音虽然不想回答她,但是她毕竟是将来的大嫂,于是他礼貌性回答:“四前。”

“那怎么现在才还?”梵紧追不舍,“们学校的?”

“是啊,是普通科的,前也去还得,可是听她朋友说她生病,今才会回来。”音解释道。

“恩,那去吧。”梵听完后准备离开。

音,要还伞的那个人是不是个女生?”邱茈辉听完音的解释后激动走向前问。

“对啊。”音点头道,“怎么知道?”

“她叫什么名字?”邱茈辉又预感,定是,因为父亲几前曾对他说生病

“叶。”梵如实回答。

“果然。”邱茈辉低头轻叹。

认识她?”梵停下脚步回头对邱茈辉淡淡问道。

“啊?恩。”邱茈辉紧张回答。

该部该告诉他呢?邱茈辉内心挣扎

“时间不多去还伞就回来。”音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快步走出休息室。

“好。”梵的目光没有离开邱茈辉,“杨云,的休息室去。”

“哎?不要嘛,人家要跟起拉,毕竟们。。。”杨云撒娇准备上前挽他的胳膊。

“走!”梵低吼。

杨云吓跳,几秒钟后。

“好吧。”她说完便悻悻

“辉,有些异常。”梵冷冷注视邱茈辉。

怎么不是和平时样嘛。”邱茈辉躲避梵探询的目光,心虚回答。

“真的?”梵的眼神变得更加锐利。

“真的。”邱茈辉强作镇定。

暂且相信,不过,还是认为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些事,而且是很有趣的事,也不逼说,希望想通主动告诉,走吧,喝咖啡。”梵上前拍拍邱茈辉的肩膀放缓语气。

但是在梵的内心,他已经对这个叫叶的女孩有些兴趣。

茈辉的反应太奇怪,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恩,好。”邱茈辉努力滴平复自己复杂的心态。

其实,就算自己不说,梵总有也会知道的吧?

“请问叶同学在吗?”音在普通科高(2)班教室门口拦住个男生问。

好像三前也来过次的吧?好像叫音吧。”那男生看音笑说,“等等哈。”

说完,男生走进教室大喊:“,有人找!”

正在假寐,听到喊声后,她的头从双臂中抬起,她揉揉双眼,懒懒问:“谁啊?”

音。”那男生笑得诡异,“最近艳福不浅嘛。”

“什么?”醒,然后撇撇嘴道,“少笑啦。”

这时候,全班同学在听到音的名字都“刷”看向门外。

“哇,真的是音哎!梵的弟弟哦!”肖怜惊讶大叫。

班里顿时沸腾

不顾众人的议论快速走出教室。

有些红的脸庞,位她身体还没好,不由问道:“没事吧?”

其实那是被气红的,这家伙怎么跟邱茈辉样美大脑啊,不知道来这里会引起大轰动吗?

来做什么?”有些头疼走廊上越来越多的围观者。

“还伞啊。”梵温和答。

前也来过次的吧,那时可以让同学转交给啊,干嘛亲自来,多麻烦啊!”正色道。

“因为想亲自对说声谢谢。”音有点不好意思别过脸。

“是这样啊,那把伞给吧,其实不必这么客气。”伸手接过伞,“应该也快上课吧?再见啦。”

说完正准备进教室。

“等等!”音叫住

“还有事吗?”好笑音。

们可以做朋友吗?”音小声问。

“朋友?”皱眉头,他是梵的弟弟,如果跟他扯上关系的话,那。。。。。。

“不行吗?”音有些失望。

“额,不是,很乐意。”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那副表情,心里竟然泛起丝愧疚,于是乎,只能答应。

她有预感,她迟早都会遇到梵的,所以就算避开音也不能确定不会遇到梵。

“真的吗?太好!”梵开心样子像个三岁小孩。

汗,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而周围围观的人看到音这可爱的面都石化~

放学后,因为要打扫教室,所以留下来。

直到色暗下来,才打扫完毕。

“糟,已经这么晚额,不知道夏婆婆吃没有。”急匆匆冲出教室。

她在走廊上狂奔,却没留意此时有个男生正在楼梯口翻手中的文件。

等她防线后,她已经撞上去。

“啊~”从楼梯最上层跌到最下层,而那男生也跟下去。

“好痛哦~”揉腿后忽然惊奇说,“咦,怎么这么软?”

“小姐,还要在身上呆多久?”个很冷漠的声音从的身下传出。

这才想起来,有个男生跟她起跌下去的,她赶忙爬起来,然后对上那个男生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然后向他伸出手,想要扶他起来。

“啪~”那男生拍开她的手,“走开,别用的手碰!”

那语气比寒冬里的雪还要冷上几十倍!

数秒钟后悔过神。

“哦,对不起。”收回还停在空中的手,低头说。

虽然她也有些恼火,但是毕竟是她有错在先,所以她只好忍

那男生慢慢爬起来,拍掉身上的灰尘,整理好已经乱的头发。

在他整理的期间,不经意抬头看眼,然后就呆住

他不是那那个雨中的男孩吗?

是,梵?”小声问。

“恩。”似乎不习惯别人的这种问话,梵皱皱眉,冷冷回答。

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紧张问,他可是跳舞的人,受伤可是跳舞的大忌!

梵不语,只是用眼睛上下打量

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

“如果不要紧的话,可以走吗?”看手表,神情有些焦急。

梵此刻的眼神简直如同猎豹,尖锐,锋利!似乎能把她的灵魂看透,看得她心乱如麻,她现在只祈祷能想赶快离开这里。

叫什么名字?”梵挑挑眉毛,不紧不慢问。

“啊?”奇怪他。

问,叫什么名字?”梵又重复遍。

“叶。”声音有些颤抖,心里默默祈祷,不要认出她不要认出她。

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丝期盼,希望梵能够记起她。

人果然是复杂的动物啊~~心里苦笑。

?她就是辉和音口中的哪个女孩?

不过,她很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恩,有些像那个人?

此时,梵将与他心中的另个人的身影重叠在起。

但是似乎又有些不对劲。

们见过面吗?”梵盯的眼睛问。

“好像没有吧。”心中有丝慌乱但是却不让它表现在脸部和眼神里。

她的眼睛如水,似乎说的是实话。

但是她表现的太过平静,像是隐藏什么似的,这令梵更加怀疑她话语的真实度。

“既然没见过,那怎么知道梵?”梵穷追不舍。

“额,听同学描述过。”机智回答。

“是吗?”梵怀疑她。

们班的女生都很喜欢,所以经常会对的事啊。”冷汗直冒。

“哦。”

身体要是没什么大碍,那可以走吗?”再次询问。

“恩,走吧。”梵冷冷说。

听到这句话后,急忙逃离现场,跟梵对话,压力太大!

落荒而逃的身影,梵苦笑。

他到底在期望什么?难不成他希望刚刚的女生会是她?

怎么可能呢?这太可笑太荒唐!自己不是在她消失后的那就决定忘记她吗?因此才会答应杨伯母,愿意娶杨云为妻的吗?

那么,他又在失望什么呢?

为什么心那么难受?

梵迷茫

也许他还是没有放下她吧,她六岁生日那的舞姿依旧徘徊在他心里~

失魂落魄走在街上。

她的心为什么那么痛,是因为他没有认出她吗?为什么他只是说好像见过自己,而不是肯定说她就是叶舞雨呢?

呵呵,笨蛋!在心里骂自己。

这样不是很好吗?不用担心身份被曝光,过自己所希望的平凡的日子?

可是她为什么还是会在意梵的反应呢?

也许她还是没有放下他吧?

在那年夏日荷塘边看到他的那刻,她也许已经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