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挑战

小说:千舞颂之难逃天缘 类别:都市重生 作者:我爱动漫 字数:6108

天,听说今天舞蹈科有比赛哦,是场练习赛,我们起去看吧。”婉馨斤教室就兴奋地拉起天的手说。

天本想拒绝的,但是看婉馨那脸期盼,又忍心,于是天只好任由婉馨将她拉出教室,直奔舞蹈科。

来到舞蹈科主练习场,场外已经挤满普通科的学生,几乎都是女生!

婉馨像是早已习惯副场面似的,拉着天就往人群里挤。

“让下,快点,天,抓紧我哦,喂,拜托,让下啦!”婉馨边往前挤边紧紧地抓着天的手,让她落单。

天感觉到丝温暖,种感觉真好!

“哇,你看你看,是邱茈辉哎~~”人群突然沸腾起来,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周围人多,但是婉馨却没能抓牢天的手,两人就样被人群挤散

天,天,喂,别挤啦!”婉馨的声音断传到天耳里,而天却始终看到婉馨的人影。

她突然感到安,她惊慌失措地大喊:“婉馨,婉馨~”

可是婉馨的声音已经消失见。

天茫然地看看四周,苦笑地想,现在是想退出人群也,因为人越聚越多

“唉,看来只能向前,说定会在最前面看到婉馨。”天安抚好刚才安的心情后叹口气自语道。

于是,她学着刚才婉馨的摸样使劲向前挤。

终于,她历尽“磨难”挤到人群的最前面。

她赶紧找寻婉馨的身影,可是却失望滴发现,婉馨并在人群最前面,她去哪

“哇!音!!”突然人群又沸腾起来。天揉揉耳朵,些女生是是太夸张

天转头看向舞场,只见舞场的左角落里站着几个高大的男生,其中有邱茈辉,音,还有另外几个她认识但也很出众的男生。

过看的出来,还是邱茈辉和音的人气更高。

时候舞场内的左侧专门让男学生休息的休息室的门打开个穿着雪白色的舞衣,有着头齐肩的碎发的男生走出来,走路的自私极其慵懒,那双明亮的有些耀眼的眼睛像是蒙着层冰雾般让人能窥探其中的情绪,性感的嘴唇微微上翘,却是冷漠的弧度,

全场因为的出现裂安静下来。

数秒后。

“啊~是梵啊~~”人群彻底疯狂,女生们尖叫着,跳跃着,只因为--梵的出现!

而那个有着绝美如莲花般面庞的男生却理会尖叫的女生,淡漠地走向邱茈辉们,但经意间瞥见人群最前面的天。

的嘴角更加上翘,但那是比之前更冰冷的弧度,没想到,她也是样花痴的个女生!

天注意到的目光,她在的那眼中读到眼神中的屑,讥讽甚至是失望!

在失望什么?

天苦笑,是误会什么

过就让误会下去吧,总之自己会再跟有什么交集!再也

“唉,哥哥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受欢迎!”音调侃道。

“就是啊,梵的魅力无限啊~”邱茈辉笑着附和。

“你们两个别说风凉话,我可希望被群花痴喜欢。”梵冷冷地说。

“唉,身在福中知福啊~”邱茈辉感慨。

时,舞场的右侧的专门让女生休息的休息室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群穿着华丽舞衣服的女孩,为首的正是,只见她化着浓妆,打扮的极其妖艳,脸上挂着高傲的神情,她轻蔑地看眼尖叫的人群,眼里满是鄙视。

“唉,我说你当时干嘛那么冲动地答应伯母要娶她呢?哥哥。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将来要跟样的女生过辈子!”音厌恶地看后对梵说。

“就是啊,我看到她我就心烦。”邱茈辉看向的眼神里尽是屑。

要再说。”梵的脸色更冷

“我的天,干嘛出来啊,真是的,我最讨厌她!”

“我也是,她以为自己有多起啊,听说至今都没有得到”千舞圣女“的称号呢!”

“对啊,唯个得到个称号的只有叶家二小姐!”

“就是就是”

。。。。。。。。。。。。。。。。。。。。全场的人因为的出现而又些满,议论声此起彼伏。

当然听见她们议论的内容,她的脸都气白。她用眼神示意她身边的教练。

那教练立刻会意,然后对着普通科的女生大声呵斥道:“都在说些什么啊!给我安静下来!再说话就把你们赶出去!真是的,普通科的学生来凑什么热闹!”

全场立刻安静下来,虽然教练的话很让人气愤,但是为看她们心目中的王子们的舞蹈,她们忍

只是天眉头紧锁,叶家教出来的人什么时候素质变得么差

突然她看到满意地对那教练笑笑,那教练里克像只哈巴狗似的,讨好之情溢满整张面孔!

天冷笑,原来如此啊!

“下面,练习赛开始,男方队员:梵,音,邱茈辉,欧阳若晨,蓝空,袁翎然。女方队员:,蒋柔海,刘玉蕾,高雯婷,楚文静,陆兰兰。首先由邱茈辉跳叶家传统舞之--‘风拂面’”另个教练宣布道。

邱茈辉脸微笑着走到舞台中央,突然看到在人群前的天,朝她深深地笑后,摆好姿势。

全场立刻响起掌声。

音乐起。

那音乐如同春天的风般温暖怡人,舒缓极

邱茈辉轻柔地舞动自己的身躯,脸上始终带着温暖的笑容。

天惊讶地看着的动作,舞她也跳过,其中的精华就在于此舞能给人种春天般的感觉。而此舞的关键是必须跳出那种春风轻轻拂过人的脸庞的感觉!

而邱茈辉将舞的感觉发挥的淋漓尽致,天很是意外,然后,她轻轻地笑,看来邱茈辉挺有天赋的嘛!

“今天的茈辉发挥的很好,状态错嘛,以往没见过么认真的。”蓝空有些可置信。

梵点点头,然后突然看到叶天正微笑地看着邱茈辉。

愣。

然后知道辉为什么么认真

梵冷哼声。

知道为什么,看到叶天对辉微笑,的心里很好受。

曲终,邱茈辉以个完美的收尾结束表演。

“哇~~~~~~~~~~~”舞场内立刻充斥着女生们兴奋的尖叫声。

“真是太精彩~”

“对啊对啊,时我看邱茈辉跳的最好的!”

。。。。。。。。。。。。。。。。。。。

赞美声绝于耳。而邱茈辉却仿佛没有听到,整理好舞衣后由地看向叶天。

只见叶天微笑地朝点点头。几秒后,也同样回以微笑。

此刻的心情激动万分,因为从她的眼神中,知道她肯定自己的舞技!

邱茈辉转身回到男方队伍中。

“辉,今天表现错嘛,难得你么认真!”蓝空上前拍拍邱茈辉的肩膀。

般啦。”邱茈辉嘻嘻地笑着。

“你小子,今天是是吃错药?傻笑什么啊?”欧阳若晨解道。

“哪有,我很正常。”邱茈辉立马正色道。

可是此刻心里乐开花,以前因为叶舞雨的缘故,爱上舞蹈,可是当叶舞雨消失后,也就没怎么认真跳过。

而今天,在看到叶天的那刻时,觉认真起来。觉得此刻的心被快乐装满

“跳的错,以后再接再厉。”梵淡淡地说。

“好。”邱茈辉对梵点点头。

“下面有请同学为大家跳叶家传统舞之——‘星泪’”教练宣布。

舞场片寂静。

脸色白又黑,黑又青。

气氛尴尬至极。

的人缘也太差点吧?叶天有些意外,毕竟可是很会演戏的啊,人缘就是再差也应该有几个心腹啊?

时音乐响起。

缓和下情绪,开始随着音乐起舞。

看着那妩媚的舞姿,天心里有丝赞许,看来的确在舞蹈方面下功夫的,过她为什么选支舞呢?舞在叶家传统舞中算很难啊,按她的那种心高气傲的性格,应该会选复杂的舞蹈来显摆啊。

时,天看到的眼神时地飘向梵,她瞬间明白

“星泪”舞虽然普通,但是她的寓意却很浪漫,跳舞的人的意图就是向心仪之人表露自己的爱慕之心。

唉,为梵,她真的什么办法都用啊!

显然梵也明白的想法,可是仍旧冷着张脸,吸引知用多少手段,已经见怪

“看看,还真是用心呢。”袁翎然笑着说。

“唉,哥哥,我是该羡慕你呢还是该同情你呢?”音摇头苦笑,“我当时就阻止你别答应门婚事,你倒好,平常最冷静的你,那天却那么冲动,结果现在想反悔都来。”

“梵,我觉得如果现在叶家二小姐回来,说定你跟的婚约就能解除哦。”欧阳若晨戏谑道。

愣,呵,她会回来?可能么?

“好要再继续个话题。”邱茈辉见梵脸色对干嘛打岔。

听纷纷都闭嘴。

终于,的表演结束

接着是欧阳若晨,蓝空等人的表演。。。

。。。。。。。。。。。。

愧是舞蹈科的人, 每个人的舞蹈技术都很好,基本功也很扎实。天由衷的赞叹。

“下面有请音同学为大家表演叶家传统舞之--‘晚天’”

“哇哇哇,梵的弟弟呢,终于到!”

人群再次暴动起来。

天也有些许期待,知道音的舞蹈是什么样的风格呢。

脆的音乐响起,带着丝丝悲凉的味道。

音选的舞蹈是叶家传统舞种最凄凉的支,怎么想到选支呢?解,因该是很活泼的类人啊。

此时,音开始舞动的四肢。。。。

看着音那美好的舞姿,柔和的表情,无意间散发的高洁气息,天惊呆

支原本很凄美的舞蹈,在音的动作中,仅诠释的淋漓尽致,而且给人以美的享受,让人在有股想哭的冲动之余似乎从烦扰的世界中解脱,心里的结也在个的解开。。。。

音,蕴含的力量可小看。。。。。。。。。。

天的结论。

音,是练舞的种子!”邱茈辉禁感叹。

“是啊,的才华决逊于梵,连我都嫉妒呢。。。。”欧阳若晨语气里有点酸。

“哎,是天生的,若晨你就别酸啦!”蓝空笑道。

众人都笑,连苟言笑的梵也轻轻的笑下。

自己个弟弟的才华的确可小觑。

音结束表演后,整个舞场有如沸腾的开水,惊叹声,赞美声波又波的。

“呵呵,干的漂亮!”邱茈辉同音击下掌。

“我的技术还比过哥哥呢,我还要再努力努力呢。”音谦虚道。

“你小子,还是么谦虚。。。”欧阳若晨摇头道。

“音,跳的很好。”梵淡淡地说。

愣,随后,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对而言,没有谁的赞美比哥哥对的肯定来的重要,在的心目中,哥哥就是神的存在。

“看你高兴的!”蓝空揶揄道,“笑的好像春天来似的。。”

音被说的有些好意思。

“蓝空,你就别逗音啦,哪里懂些事啊,怕是情窦还没初开呢。”袁翎然敲敲蓝空得脑袋瓜子。

呆,突然个女子美好的身影从的脑海中闪而过,那个女子仿佛是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带着染的洁白游览于喧嚣的人间。

“音,怎么?”梵看出音有些对,关切地问道。

“额,没什么。”音脸红地答。

“哎,音的脸红哎~难道音的春天真来?”蓝空有些惊讶地嚷道。

音的脸更红

“下面有请梵同学为大家带来叶家传统舞之--‘落霞满天’”

终于轮到梵出场,而全场观众似乎都是冲着梵而来的,也许她们的目的是来看其人的表演,完全是为——梵!

梵带着丝慵懒的神情慢且优雅地走向场中央,而全场直都是安静的,没有人说话,大家都静静地注视着她们心目中的神——梵!

天忍住看远处的,只见她的眼里满是痴恋。

唉,天叹气,的心机有多重,面对梵,她也只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啊~

悠扬的乐曲响起,梵华丽的演出,开始!

。。。。。。。。。。。。。。。。。。。。。

天愣愣地看着场中央风华绝代的梵,的舞姿,很美很美,知道该怎么形容梵那华美而又精湛的舞技,她的脑子里只冒出句话:

时间仿佛在那刻停止,嘈杂的世界没有你的身影,忧郁的国度没有你的徘徊。

曲终。。。

全场的人仍旧陶醉于梵精彩的舞蹈中,完全没有看到梵冰冷的脸上露出易察觉的笑容。

看到叶天眼里满是惊艳!

知道为什么,因为她的表情,心情变的大好。

知,邱茈辉把梵的表情览无余,同时在梵跳舞的时候,也在仔细观察叶天,当看到天眼神从惊讶到惊艳时,的心跌到谷底。

舞雨,我该怎么做,才能将你心中的梵赶走,才能让你的眼中只有我?

其实直都知道,舞雨喜欢梵。

舞雨的姐姐——舞雪曾经告诉,舞雨向讨厌家人自作主张地帮她安排安排那,可是在跟梵的婚约件事上,舞雨直没有反对,也没赞同,只是保持沉默,于是她的母亲便定下门婚事。

舞雪说,当舞雨对以件事保持沉默时,那就是她没有任何异议。

所以结论就是,舞雨喜欢

邱茈辉苦笑下,难道舞雨真的属于么?该放弃么?可是甘心啊!对舞雨的爱绝对亚于梵,虽然梵从来没有承认过爱上舞雨。

“梵,你仍然那么完美。”蓝空齐说。

梵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对们笑下,算是感谢。

而蓝空们也梵的性格,也没再多说什么。

练习赛到里算是全部结束

聚在舞场的普通科的同学们都慢慢散开,而练习赛的选手们也都回到休息室收拾收拾回教室

天却有些焦急,直到同学们都散开,她仍旧看到婉馨的身影,丫头,到底跑到哪里去天有些无奈。

也许她已经回到教室吧?

边想边朝教室走去,可是当她路过从舞蹈科通向普通科的走廊时,她听到婉馨的声音。

天停下脚步,快步朝声音的发生处走去。当她走近时,个略带愤怒的声音传来。

“我只是小心碰到你,况且我也道歉,你还想怎么样?”

是婉馨的声音!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天有股好的预感。

当她来到婉馨身边时,立刻意识到有麻烦

只见婉馨愤怒地看着站在走廊中央的几个女生。

那几个女生就是刚才跳舞的!更让天觉得头疼的是,也在其中,而且脸上也挂着怒气。

“你人,明明就是你瞎眼撞上本小姐的,还敢对我大喊大叫的?你算个什么东西?”气的脸都红

“我只是小心撞下,而且已经道歉,但是你们却让我走,你们样算什么?”婉馨毫客气地回过去。

“哈哈,真好笑,你当本小姐跟你个平民样么?我的身体可是金贵的很,岂是你能比的,撞我已下,说声对起就能弥补么?你太天真吧!”岂轻蔑地看着婉馨。

“你!”婉馨被羞辱的怒火中烧,正要开口。

“你说够么?”天实在看下去,冷冷地开口道。

天??”婉馨才注意到身边的天,“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你是谁?”她们似乎也注意到突然冒出来的天。

“我是谁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几个欺负个女生,未免太卑鄙吧?”天语气冷得让无意识的向后退步。

“切,,像她种小人物,你干嘛要认识啊。”另外个女生插嘴道,她看向天的眼睛里全是嫉妒。是啊,天太美

时也注意到天的平凡,然后眼中妒火升起,女生,太惹眼,可是她突然觉得她好面熟,有点像。。。。

心中惊,该会真的是叶舞雨吧?

“你叫什么名字?”有些安地问。

愣,会认出她吧?

“叶天,普通科的。”天冷静地回答。

是她!心里舒口气。如果是舞雨的话,定会选择舞蹈科而会待在普通科的。

“我说,你又算哪根葱,敢来惹我们,也看看对象是谁?”之前那个插嘴的女生又开口道。

天瞥眼,又看看其女生,些大概就是的爪牙吧?之前还以为她人缘差到没人会跟她在条船上,看来是自己的想法太天真

看到群人,天终于知道“物以类聚”个成语是凭空造出来的

“听你们之前的谈话,我大概知道事情的经过,就算是婉馨撞你们,但是她已经道歉,你们又何必再刁难?”天完全理那个只会狐假虎威的女生,径直对说。

她们明显愣,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敢么对说话。

“啊!对,我想起来,叶天,就是那个普通科新转来的转学生!”某女惊呼。

“原来那个在普通科和舞蹈科传的沸沸扬扬的女生就是你?”之前趾高气扬的女生惊讶地看着天。

“她就是你们前几天说的那个人?”回过神问。

“恩,就是她!”

天现在的头更疼

“哼,本来我也想计较件事,好死死你朋友--叶天冒出来,没办法,我还就要追究到底位婉馨同学,要怪就怪你朋友太惹人厌,要怪我狠心哦!”对着婉馨貌似歉疚地说。

婉馨依旧愤愤然,说道:“有什么你冲我来,要打天主意!”

“我本来就是要冲你来的,本来惩罚只是轻微,谁叫你的朋友是她呢,没办法,让你父母明天等‘好消息’哈。”微笑道。

“什么,你想对我父母下手?”婉馨惊呆,“是我撞到你的,有什么惩罚我来领,你要伤害我父母!”

“唉,要我放过你父母也行,过得看你位朋友愿愿意帮你。”轻蔑地看天。

婉馨安地转身看天,然后又回头说:“她是我朋友,我会让她为难!”

“那。。。”刚要说话。

“说吧,我该怎么帮?”天打断她,看到个份上,天要是再知道的企图那她也就太笨,明眼人都听的出她的意思,故意那么说无非就是看她顺眼,果然是树大招风啊,她应该低调点,可是自己明明没有高调过啊?

“好,爽快,再过2个月就是校庆,校庆的最后天,叶家会在学校举行舞蹈比赛,只要你在场比赛中赢我,我就放过她!”高傲地看着天说。

果然,跟她猜的差多,但是她么做的意图是什么?是想鉴定她是叶舞雨还是想故意让她难堪?天低头沉思。

公平!天是普通科的,怎么可能会跳舞!”婉馨立刻反对。

“那我就没办法,那你明天。。。”意味深长地盯着婉馨说。

“好吧,我接受!”天猛然抬头说。

天!”婉馨急,“你冷静点!”

“婉馨,我很冷静,还有2个月,我可以试试。”天微笑地安慰婉馨,“毕竟是我的原因害你要受惩罚啊。”

“怎么会,明明是她嫉妒你,故意借题发挥!”婉馨气的口无遮拦。

“你说什么?”气愤的声音响起。

“我既然同意,你也就别再刁难婉馨。”天赶忙捂住婉馨的嘴对说。

“好吧,我也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记住,要是你来参加或者输,就别怪我客气!”的话语中满是威胁。

“好!”天郑重地点头。

“我们走吧。”得意洋洋地挥手,带着她的“亲卫队”浩浩荡荡地走

“吁~”天呼口气后对着婉馨责备道,“你说话太直样会得罪人的。”

“对起。”婉馨低下头。

“现在没事,我们回教室吧。”天拉起婉馨的手朝普通科的教学楼走去。

“可是天,你答应她那么无理的要求真的可以么?你毕竟是舞蹈科的!”婉馨边走边担忧地问。

“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回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