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 离开

小说:南风熏熏 类别:奇幻小说 作者:雍门月 字数:2557

的话,伊祁由得陷入思考,朱唇微启,却只说:“……”

却像是并没等待她的回答,脸上又带温和的浅,语气轻快:“你知道他的心意,但是你没考虑过他的感受。”

伊祁竭力想要回想起与司瑜以往的事,却怎么也想起来,脑海里空白一片。

于是伊祁放弃思考,也想反驳,浅道:“对。”

小姐倒是坦然。”心中悦,于是冷一声,“小姐以为的少将大人是谁,又把的少将大人当成什么?”

似问非问的语气,伊祁一时知该如何回答,于是选择沉默。

喉咙一阵瘙痒,伊祁抬手掩住口鼻,轻咳几声。

见状,微眯眼看她,然后将桌上的水递给她,语气轻快少,道:“给过你机会,是你放弃他,那实怪吧?“

伊祁接过水,道谢后,浅,道:“明白小姐的意思。”

“那就直接说。”,往身后的椅上坐去,“的少将大人已经订下婚约。”

“什么?”伊祁本喝水,闻言,险些呛住。

“很意外?”微挑眉看她,脸上带温和的微,语气依旧,“觉得会人比更适合的少将大人,觉得会人比更爱他。”

“可是……”伊祁思索开口,“少帅是和蔓草……”

听说,伊祁府上四千金突然同意与的少将大人的婚事。”轻叹一口气,语气却依旧轻松,“小姐会以为,她想嫁,的少将大人就会娶吧?”

“这样啊……”伊祁思考什么,嘴角自觉微扬。

见伊祁还算淡定,些欣慰地,道:“小姐也希望曾经对你百般殷勤的男子,成为你的妹夫吧?”

“那倒无所谓。”伊祁得淡然,双手捧水杯放在腿上,“只是觉得,蔓草确实小姐适合少帅。”

闻言,微微些惊讶,道:“想小姐身为四小姐的姐姐,竟没替自己的妹妹说话。”

“毕竟,是蛮讲理的人。”伊祁得从容,眸却微微沉沉,语气平淡,“合适就是合适。”

从来担心你妹妹。”,神色变得严肃,“担心的,只小姐你。”

伊祁微一偏头,解地看,问:“担心?”

在他身边,也这么多年。”,回头看一眼病床上的司瑜,声音自觉轻少,“他一个眼神,就能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

伊祁心里隐隐悦,却得淡然,道:“小姐和少帅,关系还真好。”

“关系好?”微挑眉看伊祁,却轻出声,“也是,毕竟搭档的话,关系好吧?”

又是似问非问的语气,伊祁只是面带,轻一点头,没说话。

“他把当兄弟。”容中透露出几分无奈与自嘲,“可好歹是女子。”

小姐就在少帅身边,为何将心思告诉他?”伊祁解地问。

“因为你。”

简单的语句,语气依旧,却使得伊祁的心蓦地一怔:“?”

“五年前把他推给你,因为相信你。”的目光些犀利,亦几分凄凉,“也相信自己。”

解,解,实在解。

的话,伊祁半眯眼,疑惑地看,轻问出声:“嗯?”

以为你会珍惜他,以为会放下他。”自嘲般,“到底是自大。”

伊祁沉默片刻,想说什么,又听见的声音:“原来并是每个人都会如一般珍视他。”

知道你妹妹为何突然接受与他的婚事。”刻意停停,容浅淡,却几分瘆人,“会再相信你们伊祁府上的女子,也会再相信,任何除自己以外的女人。”

小姐本就该相信别人。”伊祁轻咳两声,然后轻轻清清嗓子,“更该将自己珍视的东西让给别人。”

“所以小姐的意思是,会离开的少将大人?”容依旧温和,目光却甚是犀利。

从来在他身边,何谈离开?”伊祁答反问。

“是么?”站起身,“那你今天晚上该到这来。”

只是担心他……”伊祁微皱眉看

“他需要你担心。”,深吸一口气,像是在压制情绪,“你只会伤他,何必假惺惺地说担心他?”

意识到误会什么,伊祁正想解释,却被打断。

“天色已晚,小姐若没别的什么事,就请回吧。”,往旁边挪挪脚步,为她让路。

伊祁本就没留下的理由,本也就只是想看一下司瑜。如此说,伊祁也没多言。

起身,将水杯放到桌上,拿起手帕,朝微微弯弯腰道别,起步离开。

过几步,身后传来的声音:“小姐若是真的担心他,就请管好你的妹妹。”

闻言,伊祁的嘴角微扬,也回头,轻轻开口,道:“自然。”顿顿,又缓缓开口,“还请小姐照顾好少帅。”

“就算小姐提醒,也会照顾好他,小姐必担心。”

的语气,始终平和,却如针般扎得伊祁的心蓦的一疼。

伊祁说话,容透露出些许欣慰,正打算起步,又听见的声音:“小姐,路上注意全。”

真是温柔的人啊。

那一瞬,伊祁的心里泛过一股暖流,如此想

伊祁回答,起步离开。

病房,空气凉少。喉咙又是一阵瘙痒,伊祁抬起手用血迹斑斑的手帕掩住嘴,轻声咳嗽。

翠珠忙上前扶她,担忧地轻唤她一声:“小姐……”

伊祁放下手帕,浅朝翠珠轻轻摇摇头,而后二人便出医院。

刚出医院门,军装的男人出来,说吩咐他送她们回府。

伊祁些诧异,抬头,看见楼上一扇窗前一个看向自己的人影。

虽只一个剪影,但伊祁知道,那是

夜色下,伊祁朝那扇窗浅浅一容浅淡,带几分感激。

那样温柔的人,当遇良人。

伊祁让送她们的人将车停在伊祁府后门,道过谢后,二人便下车。

送她们的人目送她们进府后才离开。

夜色幽幽,小径几分阴森。

翠珠些害怕,于是一直扶伊祁,颤抖声音轻声问道:“三小姐,小姐为什么派人送们?”

“朋友。”伊祁简单回答,心下想

人比她更适合他,人比她更爱他。他的身边已她,便允许别人插足。

哪怕,是的亲生妹妹。

伊祁的目光在一瞬变得冷冽,好在翠珠没看见。若是翠珠看见,怕是会被吓一跳。

虽没注意到伊祁的眼神,翠珠却在唤她几声没回应后感觉到她些出神,由得些担心。

翠珠知道在病房里时发生什么,只隐隐觉得会是什么好事。

因为那个叫的女子得知司瑜的未婚妻在内时,目光甚是骇人。

那样的眼神,翠珠见过。

当初王氏得知伊祁明志在李氏房里时,就是那样的眼神。愤怒,带几分嫉妒。

所以翠珠知道,与司瑜,关系一般。

回到闺苑,翠珠替坐在镜前的伊祁发饰。

伊祁从镜中看翠珠,问道:“四小姐可来过?”

伊祁蔓草送钟过来的场景一下在翠珠脑海里浮现,翠珠由得些心虚,只道:“来过。”

知道伊祁蔓草来过,伊祁微微垂眸。

伊祁以为伊祁蔓草还顾及与自己的姐妹情,由得因自己先前的想法些愧疚。

夜,伊祁睡得并稳,从梦里醒来许多次。

好在翠珠一直在。每次她醒来,翠珠都会握住她的手,用手帕替她擦拭额上的汗珠和脸上的泪痕。

“三小姐为何一直做噩梦?”在伊祁第五次醒来时,翠珠险些哭出来。

伊祁疲倦的面容,翠珠实在担心。

没事。”伊祁脑海里断浮现出梦里的场景,却淡然朝翠珠,“你先去睡吧。”

“可是……”翠珠微皱眉。

可是伊祁这样,叫自己如何心睡觉?

翠珠的话还未说出口,被伊祁打断:“你在这,好。”

谎言。伊祁说的是谎言。

可翠珠见伊祁神色认真,觉得她是开玩。于是信以为真,犹豫退下

见房门被轻轻带上,伊祁收回目光,缩进被窝,身体止住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