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林冲买刀用一千贯,武松打虎知县赏一千贯,一千贯相当于现在多少元?

毒嘴时评
2021/5/3 16:43:41
林冲买刀用一千贯,武松打虎知县赏一千贯,一千贯相当于现在多少元?
最佳答案:

《水浒传》中有两个经典的桥段,一个是林冲买刀,一个是杨志卖刀。在冷兵器时代,由于社会治安较差,或者出于防身需要,都有带兵器的传统。

宋朝立国之后,抑武重文,百姓不得私藏兵器,但是允许一些防身的兵器存在,比如朴刀。因此在《水浒传》中,几乎出场的好汉,人手一条朴刀。而三打祝家庄时,祝家庄的庄客用来守卫庄园的武器,也是朴刀。

但是部分在朝廷担任武职的人,比如衙门兵丁等,允许持有兵器。作为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林冲,以及担任制使官的杨志,都有擅长的兵器。对于武职人员来说,兵器无异于吃饭的家伙,随时带在身边以防不备。

杨志卖刀,是因为走投无路,饭都吃不起了,所以吃饭的家伙卖了也罢。杨志卖刀的价格是多少呢?——三千贯。很多人对这个三千贯钱没什么概念,以为是三千块钱,那就大错特错了。

林冲买刀,是因为当了教头,过上了小资生活,有点富余的银钱,所以看到有人两千贯贱卖一口宝刀,难免心痒痒,利用人家急需用钱的心理捡个便宜,开价一千贯钱成交。没想到因为一口宝刀,林冲把自己的人生前途和家庭幸福都搭进去了。

试想一下,如果卖刀的是杨志,买刀的是林冲,他们两个人遇上了,英雄惜英雄,这笔生意一定做得非常畅快。遗憾的是,杨志遇到了泼皮无赖牛二,林冲遇到了心狠手辣的高太尉。杨志因为杀了牛二被刺配流放,林冲因为误入白虎堂差点丢了性命,家破人亡。

这买刀和卖刀之间,其实它多少钱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围绕“吃饭的家伙”——兵器所展开的两段英雄的悲情人生。

武松景阳冈打死了一只老虎,阳谷县的知县大人奖赏他一千贯钱。这点赏银,居然还不如一把刀的价格高,是不是施耐庵老先生搞错了?其实并不是,宝刀确实值钱,知县也没有亏待武松。

大家很关心,一千贯钱到底有多少呢?简单折算一下,一贯钱理论上是100文铜钱,等于一两白银。因为宋朝商品经济相对比较发达,所以出现了一些通货膨胀,其实就是弄虚作假,一贯钱并非足贯,仅有77文铜钱。所以,一贯钱约等于0.77两银子。一千贯钱,约等于770两白银。

在这里是以白银作为基准来折算的。也有以黄金作为基准来折算,或者以米价作为基准来折算,但是无论怎么折算其实一两白银,在宋朝中后期的购买力,相当于现在的200-300人民币。

一千贯钱到底相当于现在的多少钱呢?

1000贯钱=770两白银=15万元-23万元人民币

武松打虎,知县大人一下子给了他差不多20万的为民除害奖金,其实和我们今天举报某些犯罪分子奖金10万元-30万元相当,说明施耐庵设置的这个打虎奖很公道。当然这些钱,武松没有个人独吞,而是分给其他猎户了,说明武松并非贪财之辈,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子。

林冲买一把刀,花了将近15万元,或者说杨志卖刀,一把刀居然要价45万元,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杨志的刀,是祖传宝刀,而杨志是杨家将的后人。将门之后,祖上征战四方,所以留下来这么一口宝刀,自然是经过了非常工艺的雕琢,才值得这个价。而林冲买的刀,实际上是殿帅府高俅高太尉的收藏,高俅是何等的人,他收藏的宝刀自然要值几十万元。

普通的朴刀,也许几两银子就能买到。但是宝刀自然特别,且看杨志怎么说:“第一件,砍铜剁铁,刀口不卷;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刀上没血。”

如此宝刀,在宋代的冷兵器时代,值几千两银子,倒也正常。

END.

我是博书君,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的账号@博书。看完文章,记得点赞~

高原小草

2021/5/14 16:06:08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笔下的花花

    2021/5/11 10:16:18

    武松在景阳冈打死一只白额吊睛猛虎,被阳谷县的猎户一轿子抬到一个上户家那里。第二天,上户便把武松打虎的事迹上报给了阳谷县。

    阳谷县令在县衙亲自接见了武松,拿出上户人家凑的一千贯银子,赏赐给武松。武松没有接受,反倒建议把这一千贯上前散给景阳冈上的猎户。县令照准,武松就把这一千贯钱分赏给了猎户。那么,这一千贯钱价值多少?武松为何不要呢?

    一千贯钱大约相当于人民币225000元

    北宋时期,钱币的基本计量单位为“贯”。所谓贯,就是把铜钱从方孔中穿起来,每一千个为一串,也就是一贯,一个铜钱为一文,每贯就是一千文。一千贯,就是1000000万文。一文钱换算成人民币,每贯大概是0.2元~0.25元。一千贯,大约就是20至25万元人民币。的确是一笔不小的钱。

    以简单方法换算,北宋时期的一贯便是一两(以白银为硬通货计算),大约等于37.5克。一千贯,相当于白银37500克的价值。现在白银的价格,每克大致在4~12元人民币之间。取中间值,以每克6元计算,一千贯就值225000元人民币。如果赶上好行市,定格价格卖出,则一千贯有可能换成人民币45万元!

    看起来挺吓人的,等于是上户人家给武松送了一台宝马5系。武松傻了吧,一台豪车就这样散给了一群被老虎吓得不敢露头的猎户?

    一千贯确实很值钱,武松不要怪可惜的

    有人说,这笔赏钱并不值什么,也就林冲一把刀的花销而已。因为,北宋时期消费水平很高,一个知府,年薪可以达到几百万元人民币。包拯年奉换算成白银,达到21878贯,按照武松一千贯的价值算账,包大人的年薪能达到近500万元,是武松赏钱的二十倍还不止。同样,以白银最高价算,包黑子年入1000万还不止。武松所得一千贯钱又值得什么?

    其实,北宋时期高薪养廉,官员按品级给薪俸,到了知县这一级,年奉大约在12万至20万元人民币。如宋江这样的小吏,月奉也就是10~12贯钱,一年下来,只有100多贯钱。照这样计算,一千贯就相当于宋江10年左右的薪俸。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赏钱了,难怪这个上户人家一个人拿不出,还要四处去凑。

    林冲买的是一把宝刀,具有收藏价值,算作是奢侈品投资吧,一般人是玩不起这个的。郓哥得了武松五两银子,便能盘缠他爷俩三五个月的用度。武松当时也只是清河县一个普通市民,这笔赏钱无异于一大笔财富。

    一千贯不算少了,武松不拿,还是很可惜的。武松为什么不拿这一千贯赏钱,而要把他散给猎户呢?

    武松是性情中人,受不了众人抬举

    老虎刚被打死,几个猎户便探头探脑的从林子里钻了出来,见这个大汉打死了老虎,简直不敢相信。于是,一路抬举武松,把武二郎抬到上户人家那里。二三十个猎户,以及上户猛夸武松“真乃英雄好汉!”都把出野味来给武松下酒。

    第二天,众多上户牵一腔羊,挑一担酒,都在厅前伺候。众人陪武松吃了一早晨酒,正合武二郎之意。然后,将武松披红挂彩,当做大英雄和大恩人敬着。阳谷县了得知消息,使人来接武松进城,众人又用轿子把武松抬进了县衙。父母官这等礼遇,武松也是很受用的。

    到了县衙,阳谷县令相公在厅上接见武松,请他做打虎英雄事迹报告。武松从头至尾讲了一遍打虎经过,众人都表示惊讶,自然也少不了夸赞之词。

    这一番礼遇加在好汉武松身上,令这个快意恩仇的武二爷难免有点晕。此时,阳谷县令拿出上户凑的一千贯赏钱,正陶醉在荣誉之中的武松,很洒脱的把赏钱散给了猎户。

    的确,在荣誉面前,金钱算不了什么。好汉武二郎就是这么一个爽快的性情中人。

    武松心思缜密,谦虚谨慎

    知县相公要给一千贯赏钱,武松说:

    小人托赖相公的福荫,偶然侥幸,打死了这个大虫,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赏赐?

    在柴大官人庄上,武松脾气很坏,很不受待见。自从结识了宋江,“武松的前病都不发了。”也就是说,在宋江的带挈下,武松改了脾性。此番,众人越抬举,武松越是谦虚谨慎,这也是他秉性使然。怎么讲?

    武松后来在破获哥哥遇害案的时候,显得细致如发,心思异常缜密。搞清楚全部案情后,武二爷一改此前喝酒打架,动辄撸拳头的坏性子,没有鲁莽行事,先走法律程序。这是武松本来就具备的秉性,经人点醒,便能改正缺点发扬优点。换句话说,武松从根子上就不是一个脾气很坏的人。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武松在县衙大厅上讲的那番斯文话,并不是假装客套,他的内心就是这么想的。后来,县令让他往家里转移藏银,也是武松谦恭谨慎的换来的信任。虽然这事对于县令来说很不地道,但武松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对照推辞奖励这番话,便一点都不虚假。

    再者,武松在打虎后,反复强调自己是清河县人,此地却是阳谷县,武松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在《水浒传》的大背景中,武松的心思显得很合时宜。也正是这样的言行,县令当即任命他为阳谷县都头。

    武松大仁大义,怜恤猎户

    武松接着说:小人闻知这众猎户,因这个大虫,受了相公责罚,何不就把这一千贯给散与众人去用?

    在景阳冈前,武松看到了阳谷县的榜文,知道这只猛虎伤了很多人命。虽然他不是有意打虎上山,但确实是为民除害,可算是行侠仗义了。

    打死猛虎后,众猎户非常感激武松,因为,为这只猛虎,猎户们吃了不少苦头:

    被这个畜生,正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连累猎户,吃了几顿限棒。今日幸得壮士来到,除了这个大害。第一,乡中人民有福;第二,客侣通行:实出壮士之赐!

    武松非常同情猎户们的遭遇,不仅要吃县令的限棒,而且,每夜上山值守,也吃了不少惊吓。农活、打猎是干不成了,家中用度必然拮据。一千贯钱散给二三十个猎户,每人可以分得三四十贯钱,解决了猎户的生活问题,也是对受了苦的猎户们的宽慰。众猎户越发感激武松了。

    武松这么做,显得很仁义,也很智慧。猎户高兴,也替知县挣了个人情,得了个好名声。

    这里头,还有武松的正直。武松知道,这一千贯钱是上户凑的,并不是县令的钱。拿别人的钱做人情,好汉武松心中应当有点不屑,自然也就不肯要了。这等于打了知县相关的脸。

相关问题